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三年之约
    猛然惊醒,木筱便看见隔壁床的陈诗雅紧盯着她,不,还有莫翠燕,至于夏果今天都没回宿舍。

     咬着唇,努力将最后浮现在脑海中的画面抹去。

     “你没事吧?刚你一直在叫‘停下’,把我和她都吓醒了。”陈诗雅担忧的看着木筱,似乎看对方那样子还有点惊魂未定。

     这么久以来,木筱都从未做过噩梦,更别提还是这种程度直至惊醒,到底发生了什么?

     木筱看着她们,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呼吸就有些急促。

     “我没事,只是做恶梦了,抱歉打扰到你们,继续睡吧。”

     说着木筱又再次躺回床上,那一阵喷涌而出的鲜血是那么刺眼和温热,到底那是不是真的?

     一夜无眠,只要一闭眼那些画面又反反复复的在脑中回放,多么真实。

     “木筱,快起来,你知不知道外面都在说你前男友昨晚一直在楼下等你。”陈诗雅急匆匆的跑到木筱床前,踮着脚对木筱说着。

     本还呆呆的木筱突然反应了过来,急速问道:“你刚说谁?”语气里不由带了几分紧张,真的,是真的么?

     “王远铭啊。”陈诗雅有些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了,难道木筱因此就回心转意了?

     “我说木筱,你千万别再相信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沉入自己思绪的木筱根本没听见陈诗雅再说什么,果然,这一切都是真的,想必事情未按原本的方式发展,对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她有答应的,会再给对方一次机会,可那,并不代表她会直接接受不是?

     一如既往的洗漱,大脑却处于混沌状态,直至走出宿舍,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

     只是不知,多年以后的王远铭,城府到底有多深。

     一改往常的阴郁,就像回到高中恋爱时期般,王远铭一脸温柔的笑意,手中提着早餐,轻声呼唤她的名字。“木筱。”

     多么久远的回忆,木筱笑着接过,“谢谢!”

     身旁的陈诗雅呆呆的,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揉了揉眼睛,看到对方也提了一份早餐递给自己,那微笑的面容,卧槽,这是真的么?

     怎么一觉醒来,木筱和她前男友都像换了个人般?!!!

     他们今天肯定没吃药!!!

     “你是陈诗雅吧?这份早餐给你。”王远铭伸着手,脸上笑着的神情没有一丝不耐。

     心中将这人转变神速的虚伪画了个大大的叉,但看木筱都接过了,自己不接也说不过去,心不甘情不愿的道了句谢。

     同路而行,陈诗雅感觉自己在这两人身旁像个电灯泡似的,但她又要帮木筱防备着对方,却完全插不上嘴。

     “木筱,马上就国庆了,一起回去吗?”王远铭走在木筱身旁,绝口不提之前的事,伸手甚至想拉木筱,却被她躲闪开,自己还是太急切了。

     一天的转变,可真大啊,木筱烦躁不安,有些不想面对王远铭,这早已不是以前的他了,从对方的语气、口吻、心思方面来说,这人实在太陌生。

     木筱停下脚步,对方那刻意表现出的亲昵让她实在无法接受,“王远铭,我就问你,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要和我继续纠缠下去?不累么?”

     陈诗雅一直抓狂的心终于淡定了下来,内心鼓掌欢呼着,她就说嘛,木筱和对方的关系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变得如此好了。

     额,好像有哪里不对,一夜之间,是分隔的一个晚上!

     那个噩梦!到底是什么?!

     心中起疑,却安分的站在一旁充当小透明。

     “以前的事情对不起,我也一直都很后悔,木筱,我们能再重新开始吗?我发誓,一定会好好待你。”

     那和昨夜梦中一样乞求的眼神直直望向她,木筱却感觉心中一片淡漠,连心都开始变冷了么?

     摇着头略过这个话题,“国庆一起回去吧。”

     王远铭瞬间喜笑颜开,努力找寻属于他们两人的话题,“你不知道我以前也经常去你家看望你弟弟,也有一直资助他。”

     木筱笑而不语,当初那种情况,她根本没有向家里说过她和王远铭之间分手的事,也不知这人是怎么解释。

     被遗忘在一旁的陈诗雅又再次石化,卧槽,这到底是什么神发展?

     她感觉她应该找人求救了,木筱再次和这人在一起了怎么办?虽说她貌似有些担心过度,可这两人的转变着实太大。

     昨日还在闹不愉快说永远不可能,今天就凑在一起,这究竟是什么鬼情况?!

     夏果一觉醒来就见床边一人紧盯着自己,那充满血丝的双眼和浓浓的疲倦感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来了?军队里也这么好请假么?”不由分说的开了嘲讽状态,也不顾宿酒后的头痛就要离开。

     “夏果,别离开。”男人一把拉出夏果,手里的劲道直接压制得她动弹不得。

     夏果坐在床上,手被男人绕道身后,无法反抗,“余辉!你想怎样?拿我当犯人对待么?你行!来吧,你想怎样都行!我就不信你还能天天跟着我,我明天就去找个男人你信不信!”

     余辉听到夏果说要去找男人,心中的怒火又再次燃烧,不再顾虑夏果的反抗,狠狠地撕咬那诱人的红唇。

     “唔。”夏果吃痛,眼睁睁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余辉,不由自主的落下两行清泪。

     为何?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

     她要的是那个一直玩的要好的哥们!

     腥味入口,余辉也清醒过来,看着落泪的夏果忙慌乱的给她擦拭,“对不起,对不起,夏果,你别哭,是我不对,你打我,你要我怎样都好,你别哭。”

     夏果避开余辉伸过来的手,自己拭去泪液,嗤笑:“我要你以后都别出现了,你做得到么?”

     屋内陷入短暂的沉默,余辉终是开口道:“你别去找其他男人,我保证三年都不出现在你面前。”

     三年?夏果笑了,这男人可真有趣,明明是因为自己没空。

     三年啊,这其中发生了什么,谁又能保证呢?

     余辉没再拦着夏果离开,只是在夏果离去之时,提醒道:“如果你去找了其他男人,这条就立即终止。”

     夏果不语,默道‘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