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机遇
    虽饿,但木筱也并没有吃多少,回到宿舍又开始沉睡,让陈诗雅看着心中又升起了丝担忧。

     今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他们班除了木筱以外全部都参加了最后的训练,热汗淋漓的挥洒下,绽放属于他们的青春。

     木筱醒来后就站在阳台上,看着操场上的互动,眼底说不出的羡慕。

     她好羡慕,那毫无忌惮的青春。

     宿舍距离操场还是很远,站在五楼的阳台上,一眼望去尽是黑色的人影,那一道道口令的高呼声,木筱总感觉今天的阳光太过刺眼。

     直到有了些不适才回到房内。

     看到自己桌前电脑上即将完成的设计效果图,勉强打起精神,补完那最后一点。

     她一定要成功!

     从开学到现在,多少个日日夜夜,她一直在研究着这份设计图纸,经过多次构思和修改,大致的框架也已经确定了,如今只剩一点细节就即将完成。

     这还是她第一次做出一份正式的图纸,更重要的,这证明着她的成绩与实力。

     大神曾言,若是她做出的这份效果图能入他的眼,他便会收她这个徒弟。

     一个天大的机遇摆在了自己面前,木筱怎么可能放过。能入大神的眼,虽说会太过笼统,但一幅好的作品总归有它的亮点所在。

     而木筱要做的便是要将它做到最好。

     时间一点点流逝,头顶的风扇嗡嗡作响,外面传来一阵接一阵的高喊,却也无法打扰到已经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木筱。

     最后一点,完成!

     反反复复的将自己完成的图纸重新打量,做出一些细微的修改。

     在这个逐渐走向时尚奢华绚丽风的流行观念里,木筱却做出了与之相反的一种风格,复古又高雅,这种反差让人一眼望去就忍不住细细打量。

     明明不是复杂的结构,简约的设计倒是让不大的屋子显得宽敞。

     地上是一层木地板,而所有的家具都是以复古风装饰,客厅旁旋转的木质阶梯,隔空的书架,充满了一种欧式复古风的韵味。

     在如今世界的趋势下,独具一别的风格往往能吸引人的眼球。

     木筱满意的点点头,连她自己都有些被惊艳到了,不过若不是她在做的过程中翻找各种资料,也不会成功。

     想到昨天有个小问题请教宋寒柯时,对方那有些带刺的语气,‘我真怀疑连这点问题都不懂得你真能做出一幅设计图么?’

     任谁听到这种话也会不满,但事实也却是如此,她这些不懂,但能不能做出来这还是要用实力来证明的。

     木筱笑着将自己的作品发给了对方,看着对方接收然后耐心等待。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后。

     木筱的心跳咯噔狂跳着,难道是以现在流行趋势的目光无法欣赏这种风格的作品?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木筱紧张地拿起桌旁的一杯水一口喝完,继续盯着聊天屏幕。

     手指轻颤,她开始仔细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宋寒柯只道是给一个两层楼的小别墅做出室内设计,自己所设计出的面积范围也不过占地两三百平方米,并无不妥。

     入门便是一条较为幽暗大约四五米的走廊,但再往前到了客厅的范围,瞬间便宽广明亮,尤其是客厅旁那一道共两层楼的落地窗,阳光散落一地,她自认为效果还是不错的。

     衔接楼道的阶梯,二楼像是阁楼般的栏杆,无一不是她精心设计。

     难道是由于阳光的突出和复古的反差?

     但当时间过去到十分钟后,木筱觉得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就算她的作品是有什么问题或不入对方的眼,对方也不可能什么反应都不做。

     在这一刻,木筱感觉她真相了,一定是她那有些跨世纪的风格,得到了对方的承认。

     然而,窗口聊天记录在这一刻刷新了。

     宋寒柯:这是你亲自做的?

     木筱:自然。

     宋寒柯:你到底懂不懂设计?

     木筱心中瞬间咯噔一跳,忙问: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

     宋寒柯:扶额,我该问你,你到底懂不懂一点风水常识?这是我们作为设计师必须学会的一项。

     风水?木筱瞬间苦笑,她可是将这完全给忘了,一个劲的钻研到底该怎么才能做出一副好的设计图。

     宋寒柯:从你的效果图上,刚进门那条灯光幽暗的长走廊就不是什么好的预兆,总不能完全为了效果而将屋子变成阴宅吧?其次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门,‘住宅过道忌直冲房门’,连这种最基本的禁忌你都没听说过?

     木筱表示她真没听过,但这说出来就是自己打脸了,忙表示受教了。

     认真听着宋寒柯对自己这幅效果图的指点,木筱心思瞬间开朗,一个屋子的布局,需要从各个方便考量,她之前也就是完全只求效果,布局方面却错的有些离谱。

     只是当聊到了最后,她还是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心中原本满满的信心也在对方指出的不足中一点点消散,难道还是不成么?

     她忐忑的询问:那这次的考核?

     宋寒柯:去研究研究风水,我会抽查你的。

     木筱满心疑惑的应了声,这到底是过了能还是没过呢?

     总归就算没过,也证明她并不是没有希望了不是?瞬间觉得自己满意了,猛地站起身来,却忘记了自己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早已几个钟。

     头晕目眩,脚底还有些发麻,她踉跄了几步才站稳身子。

     “这该死的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