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煌帝国北方军团被拦截在天山高原边缘,这边安乐带着两个人进入煌帝国一路南下。

     以前跟着商队游走过不少国家,虽然都是些小国,而现在已经全部并入煌帝国的版图,异域风情的建筑物跟服装全都换成了煌帝国的风格,到处打下烙印,抹消占领地原本的颜色。统一文化,统一穿着,统一建筑物,统一历史,统一……疯狂的统一着一切能统一的东西,不允许被占领国家的人民保留一点原本国家的色彩,一点点剥夺掉,也许过个十年二十年的,就被完全同化了。

     以前来的时候很开心啊,每个国家都有不一样的风土风情,跟着商队走就像旅游一样,但是现在,安乐烦躁的想把制定这个策略的家伙抓过来揍一顿!

     #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模一样的风土人情,一点旅游业的潜力都没有了好吗,站在任意一个被煌帝国占领的国家的土地上就能知道所有被占领国家的风格。

     谁制定的计划,蛇精病还是强迫症,非要一模一样才舒服?!

     为了扩张疆域,全国的资源优先供给军队,国民过上了资源配给的生活,不允许浪费,也不允许多样化,各种统一也给管理带来便利性,全员体制化,能满足最低需求,贵族富人被没收财产贬为平民,不再有高贵低贱之分,贫富差距被抹平,同样接受煌帝国安排的工作,从零开始。

     安乐几乎要以为自己精通政治,一眼能透过表象看穿真相呢。

     看煌帝国这些年的扩张以及皇室主张的国策就知道绝对是军国主义,中华风跟军国主义,当安乐以为这已经是最恶心的混搭的时候,她发现煌帝国原来还有奴隶制度,穿着清一色的茶色服装,做着繁重的工作,一个个瘦骨嶙峋,据说他们是从北方掠过来的异族。

     npc的联合工作这么有效率,果然和煌帝国脱不开关系,煌帝国扮了黑脸,npc让他们的鞭子隔空抽打天山高原各个部落,毕竟可都是标准的北方异族啊,知道是这种下场谁会不担心不害怕,然后npc负责撒糖,安抚部落受伤惊惧的心灵,伸出友谊之手。

     安乐改变主意,决定去煌帝国的首都洛昌一趟,看看最初的中原地区是什么样子。

     没错,煌帝国原先是一个小国,和另外两个国家割据,那一片地域被称为中原。

     中途转向洛昌,一路能见到几乎相同的画面,维持治安的军队趾高气扬,穿着绿色统一国民服的民众战战兢兢,生怕得罪煌帝国,井然有序的同时也透出深深的压抑。

     天然的自然风景没什么变化,煌帝国还没神通广大到地形地貌都随意按照心意改变,但是能改的都改了,能统一的都统一了。为了彻底支配占领的土地,快速令民众习惯煌帝国的统治,用这种方式的确能取得有效成绩,从生活的点点滴滴无孔不入,一遍遍强制洗脑,别说被统治的本地人,就连安乐这个外来的都印象深刻啊。

     虽说国民服让人倒胃口,破坏游乐心情,一些固定不变的风景还是有看头的,安乐已经放弃体会什么异域风情了,被煌帝国全面抹杀,蒸发了,只有浓浓的煌帝国特色。

     有的地方逗留久一点,有的地方逗留短一些,总是赶路很累的,势把游乐进行到底。

     进入煌帝国最初统一三国的领土,风土人情果然变得不一样。

     熟悉的感觉更加强烈,紧绷压抑的神经放松下来,透过马车的窗户看外面的街道,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简直就像回到古代,不,这个世界本来就处于古代,而且还是奴隶制度到封建制度过度期间。时代不一样,看到熟悉的东西果然还是感到十分怀念,北方联盟的城市有许多游戏风格的建筑物,也有许多融合了游牧民族文化因素的建筑物,风格混搭,只有最初的帮会领地是完完全全的中华风格。

     虽然并不完全一样,不过不同朝代都会有差异,更何况是世界,那点差异就忽略掉吧,就当是分支了。

     前进的步伐更加缓慢,玩够了玩腻了才想到下一个城市,拖拖拉拉慢慢吞吞的才到达煌帝国的首都洛昌。

     近身服侍的女官牡丹在马车里随侍,兵部部长张天恒安排的侍卫坐在外面,马车的装饰点缀完全游戏风格,花哨华丽的过分,外面看还是很低调的,车顶的雕刻稍显华丽。

     车夫驾着马车缓缓向洛昌最豪华的旅店驶去。

     “大小姐,到了。”车夫下马车,毕恭毕敬的弯腰鞠躬。

     侍卫下马车,打开车门,腰杆挺直站立在旁边,警戒随时可能出现的异样状况。

     牡丹先一步下马车,候在门边,抬起一只手。

     安乐扶着牡丹的手下马车,无视旁人目光施施然向旅馆门口走去,立即有穿着整齐制服的少女出来迎接,态度恭敬。

     这种一看就是贵人的大客户当然不会失礼的拦在外面,入住手续可以延迟一会儿让仆人慢慢来办理,先安排好贵客再说。

     坐了这么久的马车,感到有点疲惫,北方联盟出产的马车当然不像其他的那么颠簸,走起来十分平稳,不过坐久了会累很正常。挥挥手让牡丹退下,软绵绵的趴床上休息一会儿,不知不觉闭上眼睛。

     牡丹从豪华客房里退出,对守在外面的侍卫轻轻一点头,这个级别的旅馆保卫措施还是可以的。

     为了就近听候差遣,牡丹把安乐下榻入住的房间周围两个房间也定下来,一共三间豪华套间,出手阔绰大方。

     旅店里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起床,梳洗过后神采奕奕,带着牡丹和侍卫出去溜达。

     洛昌是煌帝国首都,繁荣热闹不用说,各国商人聚集过来,能看到许多其他地方的商品,北方联盟特色的商品也能找到。

     本来挺开心的,很快被街上一阵骚动破坏了,男人刻薄恶毒的声音隔老远都能听见,不遗余力嘲讽打击。

     “北方联盟要是倒了,张兄一定非常难过吧,毕竟是依靠贩卖北方联盟的商品谋生,天山高原生活的尽是蛮族,到时候都会抓过来当做奴隶也说不定,那些蛮族商品自然消失了。张兄或许更加期待北方联盟胜利,这样就可以继续做生意了。”

     “住口吧,从刚才起一直胡说八道,我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音量较弱,听起来似乎很不想大庭广众之下吵架,而且还是说这么敏感的话题。

     “没有?没有怎么会一直帮北方联盟说话,分明是被蛮族收买了!”男人趾高气扬,一股子抓到小辫子的得意洋洋劲儿。

     “你不要太过分了!”一直被纠缠不休乱扣帽子,忍不住火大了,顾不得敏感话题不敏感话题。“我看是你嫉妒我家蒸蒸日上,日子越来越好,同是贫寒出身却渐渐不如我家,眼红妒恨!”

     “你……!”戳中心思恼羞成怒,“你个卖国贼!”

     “照你这么说,去别国跑商的都是卖国贼!我家是正经做生意的生意人,亲自去过北方联盟,说说见解怎么了?话题是你挑起来的,还不许我说实话啊,连洛昌都没出去过还大发厥词。天山高原边境大军压境,现在去北方联盟做生意的都知道,但是根本不影响正常营生,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听说军队还雇佣商人到北方联盟中购买商品呢。”

     “张兄,这么说,北方联盟没有被攻下?”旁边有人好奇的问。

     “是啊,好好的呢,大军驻扎在边境,完全没有前进。”

     “兴许还没到时候,帝*队战无不胜,多少例子证明了这个事实。”男人又找到优越感,信誓旦旦道。

     “现在有传言,北方联盟的盟主是神明降世,拥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任何心怀不轨的人休想踏入联盟摩下的城池半步,北方联盟不打算出战,帝*拿他们也没办法,还赔了不少过路费,被迫后退驻扎在天山高原范围外。”

     “缩头乌龟!没骨气的胆小鬼,连出战的勇气都没有!”

     就这样,一个拼命贬低北方联盟侮蔑对方,大秀优越感,高谈阔论,大有指点江山的气势,讲的好像北方联盟分分钟就会完蛋,一个反唇相讥,呵斥对方人品低劣乱给人安莫须有的罪名,用事实证明不是那么回事,对于前方战线经常去北方联盟的商人另有看法。

     挑事的人专门挑人多的地方,就是想让对方出糗,谁料竟然这么难搞,恼羞成怒不依不饶,气氛越来越紧张,差点大打出手。围观的人中有他们各自的同伴,眼见事态越来越失控,赶紧劝架,毕竟是敏感话题啊,私底下议论议论,大庭广众之下撕逼丢脸不说,还容易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好了好了,这种事情跟我们这种市井小民都没关系,帝*会不会被拦在天山高原无法向前一步是总督和将军该操心的事情。”

     听了一耳朵关于北方联盟和煌帝国之间不得不说的事儿,恍然原来不知不觉过去好几个月,天山高原边境传言都传到洛昌了。故意挑事的家伙不但激起了跟他撕逼的那人的怒气,也拉到了她的仇恨值。

     拨开人群怒气冲冲奔过去,指着他,“北方联盟绝对不会被攻陷!”

     “明哥一定会攻下北方联盟!”一个人也冲过来,几乎是异口同声,但说了完全不一样的话。

     两人都一愣,互相看看,不约而同抛下撕逼的那两个,自己两个掐起架来。

     “任你们千军万马也休想踏入北方联盟半步!”

     “北方联盟一定会被明哥攻陷!”

     仿佛有无形的压力从两人身上散发出来,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

     “北方来的?”对方上上下下打量。

     他在打量安乐的时候,安乐也在看他。别说,要不是看装束,还以为是个妹子呢,红色的头发颜色偏淡,看起来是个对穿着很有想法的人,走非主流,看起来和旁人都不一样,比较……清凉,花边灯笼裤。

     有的人就是喜欢乱开地图炮,无止境的挥发恶意,先前挑事,现在又嘴贱寻找存在感,恶意满满一句,“北方蛮族的奸细?”

     安乐没跟他一般见识,她只是随手对他开了一枪,粉红色的子弹精确命中目标额头。

     人品卑劣故意挑事的男人呆滞一下,然后表情变了。

     他的眼底饱含泪水,他的表情满是愧疚,拼命自责,声泪俱下,“我有罪!我不应该因为嫉妒张兄家境渐好故意挖苦贬低他,想要看他出糗!我不应该幸灾乐祸,觉得北方联盟被灭了活该,不应该因为他们是蛮族就自以为高人一等,歧视他们!我有罪,我简直罪恶深重,这个世界不需要罪恶,每个人送出一份爱心,世界就会变得美好和平,是我破坏了世界和平……”

     “……”

     “……”

     “……”

     变得这么快接受不能啊,围观路人惊呆。

     红发少年诧异,也不争执了,似乎被吸引注意力瞬间把之前争论的矛盾抛到脑后,兴致勃勃凑上来,“是这个东西的能力吗?太有趣了!”

     安乐得意洋洋的转了转枪,“那是,这可是我的最新创作,爱才是世界唯一的真谛,哈哈哈哈哈……”

     一点小摩擦,没必要斤斤计较啦,看到对方赞叹好奇的眼神,安乐也把那点争论抛到脑后。

     “给我玩一下!”

     “少年你很有眼光哦……”没抗拒对方伸手拿的动作,安乐正想吹嘘一下,却见少年拿到手对着旁边的柱子就是一枪,粉红色的子弹撞到柱子弹回来,不偏不倚打中她,太突然意外,没来得及躲。

     “打~中~了~”红发少年一点都不愧疚,兴致勃勃研究安乐的反应,会弹起来他也没料到,不是故意的。少年以为是魔法道具,下意识用了一点自己的魔力,不小心,激发了子弹的特殊效果。

     “大小姐!”牡丹大惊,对少年怒目而视。

     侍卫沉默,做好动手准备。

     安乐表情恍惚一下,回神第一眼看见红发少年,眼睛顿时亮了。上前一把抓住他的两手,深情款款,“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谐老。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一生一世一双人,心有灵犀一点通。”

     牡丹呆了,如遭雷噬。

     侍卫同样呆了,反应不能。

     “什么?”红发少年不明所以,但是那炙热的眼神他感受到了,恍然大悟,微笑,“好啊。”

     他应了,他竟然应了,他竟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就一口应了下来。

     作为被部下崇拜的人,时常沐浴在部下憧憬崇拜的目光中呀,少年表示,一定是被他的人格魅力吸引了。

     自己一片深情,他的反应太过于无动于衷让安乐不满,于是,深情款款的凝视他,拿回自己的枪,对着他开了一枪。

     然后红发少年恍惚一下,一眼看见安乐,表情顿时变得炙热,目光灼灼。

     两人深情对视,互相放电,可谓是情投意合相见恨晚。

     然后开始了约会。

     半路少年的三个侍女找来,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什么,只看到自己侍奉的主人跟个不认识的少女黏糊的不得了,震惊了,才跟丢了那么一会儿,这是什么发展?

     两个脑子发热的家伙手拉手,满脸幸福快乐的表情,时不时对视一下,眉目传情。情窦初开的少女目光含羞带怯含情脉脉,白皙的脸蛋泛着醉人的红晕,情窦初开的少年挂着大大的笑容,眼底深处透出几分病态偏执,跟熊熊燃烧的热情交汇到一起有种奇异的美感。

     甜甜蜜蜜的互相撒糖,陷入爱河的粉红气息快要具现化,视旁人如无物。

     后来的三个侍女快被秀恩爱亮瞎眼。

     红发少年是本地人,知道哪里好玩哪里有好吃的,大街小巷的带她玩。

     河边,两人的影子倒映在水面,波光粼粼,夕阳的光辉洒满大地,披上一层暖暖的金色。安乐拿出两个宝盒,自己一个,对方一个。

     “让我们来互相交换至死不渝的誓言。”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谐老。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一生一世一双人,心有灵犀一点通。”

     混搭的句子听起来很像是那么回事,她亲手为红发少年戴上戒指。

     红发少年微笑着重复一遍,“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谐老。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一生一世一双人,心有灵犀一点通。”

     为安乐戴上戒指。

     这时候,子弹的特殊效果正好消失,恢复过来的安乐看到这场景,脑海里记忆回放,石化了。

     早那么一步就能阻止戴上戒指,偏偏交换誓言缔结契约完成后才清醒,为时已晚,因为就差那么一点点,格外悔恨。

     想到这坑爹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安乐恨不得一口咬死面前这货!

     接着红发少年也醒来,愣愣的,似乎还没有从粉红子弹特殊效果的余韵中回神,脸上带着点莫名其妙。

     呵呵呵……醒了,醒了就好。

     呼你熊脸!

     啪——

     #熊孩子手贱坑我一脸血,不背,这锅我不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