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天山高原近几年迅速发展,形成北方联盟,煌帝国不会不知道,对即将攻打的国家总要了解一番。无往不利的情报收集在北方联盟碰壁吃亏,明明是新兴势力,防护措施却做得滴水不漏,煌帝国知道的情报非常有限,西征军提高重视度,除了原本北方军团的将军练白瑛,还派出了另外一个金属器使用者,煌帝国第二皇子,西征军的军事参谋练红明。

     煌帝国大军压境,浩浩汤汤向前方的城池前进。

     行军的声音引起边境内辛劳耕种的农民注意,抬头看了一眼,npc农民十分淡定的低头继续手头上的事情,仿佛只不过是树上掉了一个果子到水里他下意识抬头看一眼,普通的农民们窃窃私语,视野范围内出现这么多人,气势汹汹,他们没法像npc那么淡定,开始忧心万一被闯进来自己会遭遇到怎么样的不幸,一个丢下锄头逃向城池,然后两个,三个,最后只剩下npc。

     “竟然还有农民留在外面耕种,难道是聋子听不见声响?”练红明诧异,看到大军压境,这种反应太奇怪了。

     “的确非常奇怪。”练白瑛远远望着前方农田里弯腰劳作的农民,皱着眉头。行军经过,恐怕会误伤那些无辜的农民。

     浩浩汤汤的军队来到农民一百米以外的地方,练红明勒住缰绳,停下马,抬头看去,视野中的城池大门大开着,完全没有因为煌帝国大军压境而紧张,城墙上的士兵一个都没多,从落入他的视野起就没有过任何变化,好像逐渐逼近的煌帝*队根本不存在。

     故弄玄虚吗?

     里面有陷阱?

     练红明飞快思索隐藏的含义。

     田地里劳作的npc头也不抬,弯着腰,堂而皇之把一百米外的大军当做空气。

     “样子太奇怪了。”练红明锁紧眉头,“就算北方联盟没能及时发现我军逼近,到这个地步还是没有反应,太奇怪了。”视线扫过农民,眉头皱得更深,“连平民百姓都是这个样子,恐怕有诈,不要贸然行事。”

     “明白了。”练白瑛点点头。

     “也许是知道我煌帝国西征军北方军团即将到来,害怕的瑟瑟发抖,所以放弃抵抗了。”千夫长吕斋轻蔑不屑的说,座下战马缓缓走上前,越过练白瑛跟练红明,向田地里耕种的农民走去。“这种贱民,肯定是推出来故弄玄虚的幌子,城内已经慌乱的不成样子,纷纷逃跑也说不定,连抵抗都不抵抗,真是一群没骨气的东西!”

     如此轻率的举动算得上不敬了,练红明冷淡的瞟一眼,这种急功近利看不清自己身份又目空一切的家伙总是会有的。他转头正欲跟练白瑛说话,突然见她神色一惊,张口呵斥,“回来,吕斋!”

     被练红明无视的吕斋心中恼火,想把气撒到别人身上,一副讨人厌的嘴脸,骑着马毫不留情冲面前最近的农民冲去,被撞到了不死也残。

     “喂,老头!被推出来送死真是为难你了,不过安心吧,我吕斋大人会让你轻松上路的!”吕斋得意忘形的叫嚣。

     npc农民恍若未闻,专心致志的弯腰劳作,这边完了换一个方向。

     气得吕斋一抽打马屁股加速,突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谁都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朝着前方奔跑的马驮着吕斋返回了,脸对着西征军,一副从身后城池方向跑过来的样子。

     吕斋满脸震惊,不知道为什么视野会突然换成煌帝*队,他明明是朝着那边跑的。

     慌忙勒马停下,转过去,怒气冲冲,“该死的老头!”

     又一次向前冲,然后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明明是冲着城池跑的,最后却会突然整个人换方向变成朝着自己人跑。

     练红明收起满脸惊愕,凝神思索,打量一下丝毫没被大军惊吓走专心致志劳作的农民,似乎隐隐明白对方的依仗。

     一队步兵出列,举着□□,对着前方,迈着整齐的步伐一步步前进,练红明紧紧盯着他们,果不其然,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不过这次看得更加清楚。走到某个地方后像踩到边界线一样,身体随着进入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换了方向,对着来的方向。

     练白瑛惊,“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不过,有点头绪了,我再试试看。”练红明回答。

     这次是一个方阵,横九人,竖九人,排成整整齐齐的方阵,向前举着□□,一步一步前行。当身体越过边界线便一点点消失不见,最前一排的士兵不见了,第二排的士兵紧跟着上前去,消失的第一排突然从面前走出来,姿势不变,猝不及防跟第二排的撞到了一起,因为手里拿着武器,有的不慎被误伤,第三排第四排乃至第九排的士兵步履整齐向前迈,第三排撞到第二排,第四排撞到第三排,横九人竖九人的方阵顿时乱成一锅粥,误伤的误伤,摔倒的摔倒,还叠了罗汉。

     不论来多少人,都是哪里进去哪里出来,被鬼打墙拦在原地不得再进一步,幸好没有冒冒失失冲过去,不然碰撞误伤以及踩踏事件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想象一下将军骑着马威风凛凛,率领大军雄赳赳气昂昂杀向城池,结果半路遭遇鬼打墙,刹不住瞬间乱成一锅粥,自己人把自己人给撞了,自己人把自己人给捅伤了,自己人把自己人踩死了……

     画面不忍直视,因为这种原因灰溜溜收兵,传出去绝对能让其他国家笑上十年。

     “原来如此。”练红明恍然大悟,“如果是这样的话,的确不用担心大军压境,因为军队根本无法进入城池,对北方联盟造成伤害。”

     “北方联盟也有迷宫攻略者,特意在我们必经之路设下障碍吗?”练白瑛望向前方城门大开的城池。

     “关于这个,我们早有猜测,所以皇兄让我过来辅助你攻打北方联盟。”练红明转头对练白瑛说,对于此行并不担心,北方联盟必然也会收于煌帝国摩下,“如果是其他人,想要过这一关的确很难,但是我在这里,这个没什么用。”

     “红明大人要用但他林的能力破开障碍吗。”练白瑛露出笑容,“真是可靠。”

     “也许是跟但他林同属性的金属器,我也很想见识见识,不过……”练红明皱起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到现在都没有应对的军队出来,对方就这么自信能凭借自己的能力把煌帝国的大军拦截下来?”

     “如果是这么狂妄的家伙,红明大人就轻松了。”练白瑛说道,她也很在意,如此风平浪静,未免过于古怪。

     练红明变身魔装,对着前方使用魔神但他林的能力,本以为空间对空间能力会产生诸如碰撞撕裂的异况,结果什么都没发生,悄无声息,仿佛前方什么都没有,所有人看见的只是海市蜃楼。

     一次不成,再来一次,扭曲空间的传送空间洞一个个出现,看起来十分正常,但他林的能力没有碰到任何阻碍,也没有碰撞,但是练红明感到一个古怪的地方,好像打开的空间洞并没有到达想要到的地方,有什么力量阻拦了他。

     看一眼那边劳作的农民,果断在他身后弄一个空间洞出来,但是,农民没有被弄出来。

     重复试验了几次,农民就像幻觉一样无法被空间洞传送到他面前。

     难道有力量在保护他?

     练红明将目光放到其他农民身上,不论选择哪一个,都无法将人带出来,一次次落空让他心中古怪的感觉越发浓烈,干脆先解除魔装。

     一边大军压境,一边农民专心致志劳作,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线世界分成了两个部分,如同两幅插画拼凑到一起。

     “红明大人?”练白瑛感觉到不同寻常,出声询问。即使对方什么都不说,通过一系列动作她也能意识到,魔神但他林的能力似乎对目前的情况无解,无法突破无形奇怪的障碍。

     “真是太奇怪了。”变成魔装还无功而返,这样的情况是第一次出现,说明对方能力远在他之上?练红明望着前方露出深思神情。

     金属器也不是万能的。吕斋心中不屑的想,阴暗的小心思再次膨胀,自觉对付领导北方军团的皇子公主把我又多了几分,只要魔力用完,金属器使用者也不过是凡人。

     看练红明陷入沉思,练白瑛目光落到距离最近的那个农民身上,略作思索,骑马上前,刚才的场景至少暴露出了这个奇妙结界的范围,她堪堪站在边缘,下马,对着农民拱手作揖。“我是煌帝国第一皇女练白瑛,西征军北方军团的将军。恕我失礼了,阁下面对我煌帝国大军面不改色坦然处之,想必一定不是普通的农民吧?”

     还逗留的农民有好几个,现在是最有嫌疑的,或许金属器使用者混在里面。

     乔装打扮,混淆视听,也许是对方的计策。

     也难怪练白瑛会这么怀疑,npc太淡定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npc农民终于有反应了,站起身,似乎是弯腰弯累了,先捶捶腰背,看着练白瑛很认真的回答:“不,你弄错了,我就是一个农民。”

     冲这态度,只会让怀疑加深,更加肯定。

     练红明反应过来,一想便明白了,骑马过来,在练白瑛旁边停下,不过没有下来。“你是想说,普通的农民面对大军压境,面对敌国的将军,能这么冷静淡定,面不改色?”

     npc农民奇怪的看他,“为什么不能?红名绝对无法进入领地,人再多也只能站在领地外面。”

     “……特意针对我设的结界?”练红明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应该不是指他,发音一样而已。

     练白瑛看一眼身边的练红明,一瞬间她也以为是在说他。

     “回去吧,盟主有令,禁止红名进入领地,你们跟身后那些人全部都是红名,绝对不可能跨过边境线进入领地的,折腾再多也只是无用功而已,白费力气。”npc农民摇摇头,语重心长的说:“盟主的命令就是规则,必须遵守。”

     “……”练红明

     “……”练白瑛

     要是会轻易放弃,煌帝国就不会扩张到今日的疆域。

     煌帝国对北方联盟情报稀缺,有这么一个交谈机会,练红明没有放过,竟然沦落到依靠跟个农民套话套取情报的地步,他也觉得自己挺悲哀的。煌帝国无往不利的谍报工作为何碰壁,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原因,所以今天这一次进攻是带着试探意味的,并不是非要攻城不可。

     对方无意间泄露的特定用语,或许就是线索。

     练红明一下子抓住重点。

     “盟主禁止hongming进入是什么意思?”

     npc农民摇摇头,只一句话,“回去吧。”

     弯腰继续劳作。

     吕斋把他们的对话听在耳里,上前来,居高临下对着农民,眼底闪过一丝戾气,“皇子殿下,既然人不能进去,武器总可以吧?蛮族贱民竟然胆敢这么嚣张,完全没把我们煌帝国的北方军团放在眼里,必须给一点颜色瞧瞧!”

     “住手吧吕斋,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已。”练白瑛这么说,心底其实不那么确定,攻打北方联盟第一天就这么不按套路来,疑惑的地方太多。

     吕斋心不甘情不愿的遵命,狠狠瞪一眼农民。

     无法进军,煌帝国的军队注定无功而返,暂时返回驻地。

     练红明十分在意对方说的hongming到底是什么,盟主禁止hongming进入领地,跟北方军团无法进入一定有着密切联系。

     想了想,把今天发生的事情报告给西征军的总督,煌帝国第一皇子练红炎。

     #不约,红名军团我们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