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踱来踱去,踱来踱去……

     安乐在旅店的房间里踱来踱去。

     竟然中了自己研发的特殊子弹,跟个不认识的少年约会一整天,最后还结婚了,把情人节活动系统发的大礼包给用了。这破玩意儿有个特殊效果,就是可以避开结婚大使直接结婚,戴上的瞬间契约便成立。本来平常需要到结婚大使那里登记才行,所以,想要离婚就要到相应的npc离婚大使那里去,这种不常用的特殊npc比职业npc还要贵,难道要为了离婚专门花钱买吗?

     哦,穷光蛋不但没钱,还是个大负翁!

     想撒钱浪费,也要等私库回血再说。

     想起来就一口老血哽在喉咙,一个名字都不知道的路人甲!

     扇了他一耳光落荒而逃,气氛太尴尬完全待不下去,自己一个人越想越恼火。

     奇耻大辱!

     简直是奇耻大辱!

     一世英名被这一枪给崩了!

     晚上吃不下饭,气都气饱了,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这么焦虑暴躁的样子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生闷气,踱来踱去,踱来踱去。

     虽然是粉红子弹的特殊效果,期间发生的记忆不会忘记,只要想起来就恨不得自插双目,那肉麻兮兮的恋爱酸臭味熏到她了。作为研发者,其实是抱着恶作剧心态的,谁料最先坑到的竟然是自己,必须改进,不能再出这种乌龙!

     白天约会的记忆总是不由自主回想起来,对方的眼神和笑容,手拉手的温热触感,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一切都历历在目……

     甩甩脑袋,振作一下。

     因为子弹是激起本人的感情自然催化,不是强行注入某种情绪,所以就算子弹失效后不会马上消失,大脑记住了那种感觉,会有一阵阵的余韵,对本人的影响有多大就看是什么想法,跟怎么做了。人总是会变的,再怎么强烈的感情都有消失的一天,何况是这昙花一现的恋爱心跳。

     反正今天在洛昌玩过了,还是赶紧走吧,茫茫人海再次遇见的概率小,但她不想游玩的时候因为看见曾经走过的地方触景生情,现在立马滚蛋,没有触发条件余韵自然而然没了。

     这锅盟主表示不背!

     打定主意明天一早就走人,深知自己赖床的毛病,知道睡得晚了明天更加起不来,深呼吸一口气,竭力收敛平息烦躁的情绪,躺床上睡觉,闭上眼睛……呃?

     嗯嗯嗯?!

     传送的失重感毫无预兆传过来,后背放空,然后重新躺到床上,触感却不一样了,安乐猛然睁开眼睛,看见完全不一样的陌生房间,比旅店的豪华客房更加奢侈,优雅气派。

     “哦~竟然真的可以传送啊~~~”少年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

     安乐条件反射弹跳起来,做戒备状。

     只见白日里跟她柔情蜜意心心相印的少年斜躺在旁边,单手支着脸颊,一脸惬意,红色的眼睛露出好奇,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呐,我们来玩吧~~”笑容满是孩子般的纯真任性。

     安乐只想一口盐汽水喷死他,大晚上不睡觉把她拽到这里来说一起玩吧,弄死他呢还是弄死他还是弄死他?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这丫的脸,糟糕,好像又有脸红心跳的感觉,振作一点!

     缔结契约后可以使用夫妻技能,传送到对方身边跟召唤对方到自己身边是其中之一,被召唤对象有三十秒犹豫时间可以选择接受或拒绝,下线则无法召唤,但是在现实中根本没有下线选项,等于一天24小时都能召唤,白天醒着的时候当然会拒绝,但是夜里睡着后哪能那么及时在三十秒内醒过来拒绝啊?

     这不,就是趁着她睡着的空档用了召唤技能。

     安乐简直想拿凳子砸到少年的脸上,知不知道大晚上用这技能很可疑啊!

     她不知道少年是怎么发现传送技能的,也许戴上戒指后也能看见系统对戒指的介绍,而他不怎么信,晚上睡不着闲得无聊试验一下,就这么把她给召唤来了。看那兴致盎然的眼神,笑嘻嘻的表情,斜躺在床上的惬意姿势,果然很想打他!

     “用不着这么紧张吧,白天我们还很高兴的一起玩呐~~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来就觉得特别开心啊,比跟在炎哥明哥身边还要开心,所以忍不住想再见一见,果然,心跳开始加快~~呐呐,我很中意你哦~~”少年笑嘻嘻,一点扭捏都没有,想见就行动了,对自己无比诚实。坐直身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少年颇为纳闷,“不过,白天的时候为什么突然改变态度了?一下子变得好凶~~难道是我哪里说错了,所以不高兴?”

     红色的眼睛倒映出安乐的身影,对这双眼睛对视,安乐恍惚一下,仿佛与记忆中的眼神重合了,心跳加速……她猛然回神,使劲拍拍发热的脸颊。

     少年的话算是让她明白一件事,对方不像她那样明□□红子弹的原理,特殊效果失效后残余的余韵令他产生误解,喜欢上了“爱”的感觉,上瘾了。

     跪坐到少年面前,伸手搭在他肩膀上,神情严肃,语重心长的说:“那是我最新研发的粉红子弹的特殊效果,激起人内心的感情加以诱导,失效后余韵残存,并不是你自发的感情,只是错觉而已,很快就会消失。你也看见了不是吗,那个渣滓……不,那个男人中了我的子弹后立即幡然醒悟检讨自身,那个也是子弹的效果,等他回神心底会有残留的感觉,但本人性格不变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重蹈覆辙,好好冷静一下,你就会知道这只是错觉而已!少年,别被错觉欺骗了,要坚定!”

     “哦~~粉红子弹啊~~”少年的表情似乎是明白了,平静的反常,一般来说不是会恼羞成怒的嘛,就像安乐那样,他却完全没有这种反应,不知道听没听进去。“是怎样的效果?”

     “诱发‘爱’的感情,会是什么反应因人而异,也因为当时的心情想法而产生不一样的效果。比如说,那个男人充满了卑劣的恶意诋毁别人,当心底正面的感情‘爱’被引发出来后,立即与恶意发生冲突,爱占了上风,令他意识到这样是错误的,一时情绪泛滥。”安乐解释道,欣慰的以为他懂了,只要明白是怎样的原因,就不会沉迷了吧。

     “虽然你是北方联盟的,但我很欣赏你哦,这么有趣的发明简直太有意思了~~”少年微笑,意味不明。

     “哈……”应该是成功了吧,应该是吧?太好了,以后不用防着他没事用传送阵把她从睡梦中召唤到别的地方去。安乐高兴的想,得意正想吹嘘,“那是当然……”

     “你呢?”少年微笑着问。

     “我?”

     “你那个时候是怎么想的?”

     “中弹的时候吗?唔……高兴还有一些好感吧,这么可爱果然是男孩子……呃……”安乐的表情僵硬住了,难道是因为当时在这么想,所以中弹后把对他的好感无限放、大、了、吗?

     愚蠢的安乐哦,美色误人!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听了觉得挺高兴,好像是什么誓言,神圣隆重,不知不觉想答应,果然是因为被专心致志注视,眼中只有我一个人的那种感觉打动了。”少年接着说,是被中弹的安乐握住双手深情凝视时的感觉。

     这下,两边条件都集齐了。

     “你还觉得只是错觉而已吗?”

     一点点的好感被“爱”的粉红子弹无限放大,膨胀的感情迅速发酵,最后变成热恋。

     少年很坚定,压根不接受安乐的理由改变想法。

     安乐很坚定,一切都是粉红子弹的锅。

     “……总而言之,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安乐嘴角抽抽,看来她的话完全没有被听进去,少年一副“我懂了”的样子完全是他脑补一番后自行找到的解释,根本不接受其他理由。

     “呐呐,我们一起玩吧~~炎哥明哥都不在,我很无聊啊~~”少年笑嘻嘻。

     安乐仿佛看见了“不听,我不听”的字样,暴躁的心蠢蠢欲动。

     明明是你惹得麻烦,一口气坑了两个人,好心跟你说还不信,少年你欠打吗?

     小砸,看本座不打死你!

     “好啊,我们来玩摔跤吧。”安乐露出一个友善亲切的笑容,咬牙切齿。

     不论是何种门派,游戏人物都精通基础武术,拿起棍子就会用基础棍法,拿起刀就会用基础刀法,赤手空拳就会基础拳法擒拿手掌法什么的,虽然这个游戏设定基本没什么用,大多玩家喜欢打怪用技能造成更大的伤害值,而不是用基础武学慢慢削血量,然后想往哪个方向发展的进入门派后修炼。安乐不是近身战斗系,用基础武术跟别人打打还是没问题的,出乎意料,看起来纤细单薄的一个少年,身手灵敏力气大,一点也没有外表那么弱不禁风,说真的,他看起来真像个美少女。

     赤手空拳,拳法掌法擒拿手轮番上,时不时切换腿法,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宽敞的大床成了擂台,各种摔跤,床板发出砰砰砰的声响,似乎都默认了被甩到床下的那个输。

     少年的技巧不如安乐,胜在力气大,学习力强,近身对战经验丰富,几轮交手下来模仿的有模有样。安乐力气不如他,胜在技巧,即使被学去了一些也不怕,有些动作只有柔软的女性才能做得出来,没有经过锻炼胡乱模仿只会伤害到自己,少年会学习,她也懂得改进,经验是能增加的。

     打着打着,两手互相锁住对方的动作,挣扎一下,动弹不得。

     “真不赖,你的身手不错嘛,花样特别多~~”少年兴奋愉悦的表情,红色的眼睛露出几分病态,“若是沾上血液,一定会更加美丽~”

     “想要血液的话,很快就会有,不过,是你自己的。”安乐皮笑肉不笑,脑袋一用力,狠狠磕到他的鼻子上,撞得脑袋疼,故作无事,“如何,血的味道还令你满意吗?一定比任何人的血液都要让你兴奋。”

     “唔……”脑袋及时后仰鼻子免遭厄运,唇角没能逃过一劫,撞到后被自己的牙齿磕破,轻轻舔舐嘴角渗出的血丝,尝到血腥味少年表情变了,亢奋中透着病态,精神状态陷入异常,“的确很兴奋~~!”

     脚下一勾把安乐勾倒,把她压制住,床板发出砰的一声响,外面都听见了,安乐没有坐以待毙,一个技巧使力翻身把少年压在身下。

     砰砰砰——

     “红霸大人,发生什么事了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好像是重物掉到木板上的声音。”

     “红霸大人的房间里怎么会有木板。”

     “哦~~是纯纯仁仁丽丽,她们要进来了,守卫也会进来也说不定~~你该怎么办?”少年好整以暇,轻轻挑眉,看安乐什么反应,“求我的话,或许考虑不让守卫把你抓走哦,虽然是我召唤的,其他人不知道~~也许会当做可疑人士,万一被当做刺客……”

     安乐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居高临下鄙视他,果断开始扒他上衣。

     红霸呆,一把抓住她企图扒掉自己衣服的手,在女流氓手下挣扎,“就算想用这种办法蒙混过关也是没用的~~”

     “愚蠢!只要你光着上身,一下子就会把闯进来的守卫的目光都吸引走,我就不那么显眼了,不能只有我一个人丢脸!快撒手,一片破布中间钻个洞套脖子上也能叫衣服?撒手!”

     “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

     “撒手!”

     嘶啦……红霸的上衣被撕了,门外的人因为没有听见回应也猛然闯进来,一眼看见安乐骑在红霸腰上撕掉他上衣的画面。

     纯纯仁仁丽丽以比进来更快的速度撤出去,啪的一声关上门。

     “什么啊,原来是侍女。”安乐松一口气,被侍女看见自己穿睡衣的样子不用紧张,若是进来一票三大五粗的汉子才叫尴尬的恨不得地上有个洞钻进去。

     发现对方怎么没动静了,安乐低头看。

     红霸少年眼睛看着她,表情怎么说呢,特别微妙啊。

     安乐一抬下巴做高贵冷艳状,“被本座的机智折服了?”

     “噗……”红霸喷笑。

     “……”笑什么笑,都是谁害得!

     #本座真是太机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