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龙魂带着一身三昧真火一头扎到练红霸的丹田中,魔装崩溃,整个人当即烧起来。安乐眼疾手快抱住他,同时熄灭三昧真火,即便如此,他的皮肤表面还是呈现出轻微灼烧痕迹,兴许平日里真的十分注重保养美容,皮肤白皙细腻,烧伤痕迹因此看起来格外明显,触目惊心,头发烧得半焦,脆脆的,碰一下就断掉,散发出一股焦糊味儿。三昧真火霸道之极,是顶级丹火,炼器宗门派技能就只有这么一个,随着修为精进威力见涨,金丹期级别的三昧真火沾上一点就如同星星之火燎原瞬间蔓延全身。

     以前曾经异想天开试图用三昧真火点燃柴火,指尖一点点,火苗大,没打火机凑合一下嘛,结果轰一下柴火堆化作灰烬,挂上面的整只羊也瞬间烧成灰烬,烤全羊成了浮云。霸道到这个程度,根本没法开发出别样生活技能,只能炼器或者战斗用。

     为了击退龙魂,她鼓足劲喷出三昧真火,事发突然,若非魔装扛了一下,她也够眼疾手快反应及时,后果岂会是皮肤一点灼烧痕迹,瞬间化作灰烬的羊就是前车之鉴。

     风雨交加没有停,无处不在的风刃,狂暴肆意的龙卷风,威力惊人的雨珠密密麻麻。

     混元天罗伞发出明亮的光,为两人遮风挡雨。

     半跪在地上,怀里搂着练红霸,眼睛紧紧闭着,脸色苍白,已经失去神智。安乐心急如焚,就怕嗝屁了,真气输入他的丹田内视了一下,龙魂果然蜷缩在里面,跟窝在自己的巢穴里一样慵懒,发现她的真气还挺有精神的反击,不敢动作太大只好立马收了回去。

     龙魂就整一个炸药包狼牙棒,里面是炸药,外面都是坚硬的刺,练红霸就是一灌水的气球啊,想把龙魂赶出去都要因为这脆弱的身体投鼠忌器,根本不是能随意折腾的啊,小心小心再小心,对方却完全没有这样的顾忌,多么棒的挡箭牌。

     真特么阴险!

     打开法宝格子查看,纯攻击类的直接忽略,翻找功能类的,各种奇思妙想的法宝,有的是自己脑洞大开炼的,有的是跟同门交换的,还有的打怪做任务得来的,炼器宗独有的法宝格子空间大,通通塞到里面,不像其他门派的玩家,用不上的能处理掉就处理掉。

     练红霸这种情况姑且算作鬼上身好了,对鬼功能型法宝有是有,但是没有能够安全无副作用驱赶出龙魂的法宝,对方一旦反抗势必会发生交锋,要避免这种情况,他的身体吃不消。

     找来找去,找到个或许能派上用场的,一本佛经。

     让道士念经是不是太串场啊,但这种办法是最温和的了吧,把龙魂超度掉,就不用打了啊!

     翻看第一页,懵逼了。

     竟然是繁体字写的,还特么夹杂了好些生僻字,勉强能猜出一部分字的发音,但连到一起感觉特别拗口晦涩,到底是只念自己认出来的字呢,还是连蒙带猜的从头到尾念?

     话说这么念有效果吗?

     真不靠谱!

     把佛经放回去,继续找。

     雷击木手串,没被附身可以戴起来抵挡一下,现在戴……算了,先戴上,说不定能派上用场呢。

     ……呃,对哦,可以加强练红霸的身体和灵魂,这样稍微有些动作也不至于伤了他,既然婚戒可以给他戴上,说不定装备也可以。

     唔……最重要的是灵魂,所以先把灵魂护住。

     找出定魂珠打入练红霸体内,然后是凝神针,刺入眉心,接着是不破不灭五行轮,直接拍到丹田中,惊动龙魂,条件反射一尾巴抽上去,反被弹回去,震的龙魂全身发麻。绕着不破不灭五行轮转了转,发现毫无反应,它喷出一口黑雾,五行轮发光,黑雾直接被排出体内。

     冷不丁的冒黑雾,吓安乐一跳,赶紧输入真气内视,发现龙魂在跟不破不灭五行轮较劲,立马把山河图拍到丹田里面,一阵波纹扩散开,山河图发动了,在丹田内构成小世界,龙魂无论怎么挣扎破坏,损坏的都是山河图内的布景,唯一的出路是离开练红霸的身体,封死了其他门。要不是山河图发动了不能移动,把龙魂困到里面后就可以收起来。

     想让她投鼠忌器,拿练红霸当挡箭牌,那她就来个瓮中捉鳖,困在山河图中无法跟外界沟通,也就无法从黑鲁夫中继续获取力量,得不到补充,龙魂的超强恢复力没了。

     别以为不用三昧真火就奈何不了你!

     抓着镇魂锣,狠狠敲一下。

     山河图中大肆龙魂猛然僵硬住,心神动荡之下,耳目失聪,恶心晕眩,头昏脑胀。

     趁机一摇唤魂铃,催眠铃声传入龙魂耳中,集聚诱惑力,不由自主想顺着铃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铃——

     清脆悦耳,空灵动听。

     铃——

     诱惑心灵,什么都不要想,乖乖的循着声音过去。

     铃——

     那里是灵魂的回归之所,万物安息的地方。

     龙魂中了唤魂铃,呆呆的,但是,没有依照铃声从练红霸的丹田里出去,似乎还有强烈的执念,也许是留恋,也许是怨恨,总之不肯乖乖放弃,铃声的催动下,精神突然挣扎起来,怨气激化,跟唤魂铃对抗。

     分出一股神识侵入到练红霸的意识海中。

     因为定魂珠和凝神针的保护,龙魂遇到阻碍,夺舍失败,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神识沉入意识海。

     正面迎接龙魂一击,抵抗住夺命一撞跟三昧真火,魔力却要瞬间耗尽,练红霸意识陷入昏迷,浑浑噩噩,不知道过去多久,突然,他听见了什么声音,窃窃私语,悉悉索索交杂的窃窃私语。

     “三皇子的母亲疯掉了。”

     “原本就不受宠爱,能够生下三皇子也是奇迹,还有嗜血的坏毛病,也许本来就是个疯子。”

     “嘘,三皇子来了。”

     练红霸立马睁开眼睛,看到年幼的自己孤零零走在路上,身边什么人都没有,应该随身跟从的宫女侍内侍不知所踪,沿路遇到的宫女内侍行礼的漫不经心敷衍了事,身份虽然是高贵的皇子,却没什么人在意重视,只会用异样的目光看他。

     他走过去后,背后的那些人又开始窃窃私语,闲言碎语,冷眼嘲讽。

     “有那样的母亲,陛下不待见三皇子也正常。”

     “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召见过三皇子,完全失宠。”

     “虽然是皇子,受母亲的影响,所有皇子中身份最低微。”

     “也许会一直像这样长大,跟打入冷宫毫无区别。”

     “看陛下的架势,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想起三皇子。”

     “据说三皇子自己也是个怪人,年纪小小就古古怪怪的。”

     “是受母亲的影响吧。”

     ………………

     母亲疯掉了,所以他一出生就活在所有人异样的目光中,被视作异端,说难听点,就是个潜在的疯子,也许有一天就会爆发,跟母亲一样成为彻头彻尾的疯子。

     分配到身边的宫女内侍从来不将他看在眼里,照顾的漫不经心,还时常欺负他,即便哭了,也不会有人保护他。

     没有母亲保护,父皇对他不闻不问,所以,只能靠自己。

     因一出生便背负的不光彩,被旁人以冷漠偏见踩到泥里,就这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默默承受,整日里怨天尤人愤世嫉俗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不甘心自己的命运只能自甘堕落,慢慢腐烂,成为真正的烂泥。旁人强加的命运,为什么必须要遵守,他的命运应该由他自己来开创人生,冷漠也好,偏见也罢,不想屈服就必须抗争。

     炎哥发现了他,虽然是兄弟,却一直以来都没有过交集,跟他不一样,身为大皇子的炎哥很受重视,被尊崇,被畏惧,是众望所归的皇位继承人。

     第二皇子的明哥仅次之。

     炎哥明哥说会照顾他,不会再让那种事情发生。

     他向被遗弃的人,被排斥的人,被驱逐的人,被视作低贱的人伸出手,将其召集为手下。

     如果想到更加光明的地方去,让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活得光明正大,脸皮就要厚一些,自强不息,心中还怀有希望,还有对抗命运的勇气,不愿意自甘堕落的,那就握住他伸出的手。

     自己都放弃了自己,自己都不拉自己一把,自甘堕落的,就在阴暗的角落里慢慢腐烂吧。

     记忆如走马灯旋转,练红霸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一点一点长大,回头去看,发现经历了很多很多。

     一直到,在街道上遇见了安乐。

     相处的时间并不长,所以记忆不多。

     很贫乏。

     “凡人,吾问汝,确定自己真的喜欢她吗?”浑厚威严的声音从虚空中传出来,问。

     记忆幻影变成一个个画面定格,如同胶卷,缠绕包围了练红霸。

     “如此贫乏浅薄的记忆,简直寒酸。”

     “汝对她突如其来的好感,不过是手上戴的戒指强行赋予,实际上根本只是陌生人。”

     “玩家一族总是这么肆无忌禅,肆意玩弄别人的命运,为所欲为,被天道眷顾天赋异禀,无所畏惧,就连死亡也不能令玩家惧怕,不论打倒多少次,总是能复活过来,孜孜不倦的任意妄为。天道给予了他们太多庇佑,浇灌出一颗颗狂妄骄傲的心,刚愎自用,以高高在上的目光蔑视众生。”

     “给汝戴上这枚戒指,说到底也只是玩家的游戏而已,一切的念念不忘,魂牵梦绕,一切的好感,都不过是被玩弄心灵的产物。”

     龙魂从虚空中现形,一对龙目注视练红霸,如同洞悉了他的心灵,一身气势凛然,威严高贵,那么的神圣不可侵犯。

     “凡人,汝能确定自己的喜欢发自真心,而不是一直被控制吗?”

     练红霸的目光一一略过定格的记忆画面,最后落到龙魂身上,一挑眉头,“你在说什么,完全听不懂。”

     大大的龙目瞪了好半晌,不怒自威,居高临下俯视,“汝的戒指是特殊道具,令持有者对其产生一定好感值,汝的心灵一直都在被玩家操控。”

     “好感值?”练红霸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这么说,我有多喜欢小安乐,小安乐就有多喜欢我喽。”

     “不甘于命运的束缚,不肯自甘堕落,带领同样被命运玩弄的人勇往直前。”

     “汝应该愤怒,应该不甘,应该想要反抗!”

     “为何吾感受不到汝的决心,竟似乐见其成。”

     “汝已忘记曾经的誓言,堕落了?”

     “因为,没什么好生气的,知道后我反而很开心啊,小安乐手上也戴了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效果一样的吧,小安乐的感受跟我一样呢。只要戴着这枚戒指,就永远怀有好感,不论过去多久,都不会褪色,这么一想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哈哈哈哈哈……”练红霸说着突然笑起来,“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安乐那个时候那么生气了,原来如此。”

     “魔龙,特意跑到我面前就是为了说三道四?”

     “低级趣味。”

     练红霸丝毫不受挑拨,把龙魂的话提炼筛选后找出重点信息,兴致勃勃,“原来小安乐来自那么了不起的一族吗,跟创世的魔法师magi相比怎么样,哪个更厉害?”

     “凡人,汝甘愿被玩家支配心灵精神的意思吗?”

     “就算支配,那也是双向的。”

     “如果小安乐真是那种人,即便有戒指的特殊效果,我也会讨厌她,能增加好感值不代表能遏制负面感,厌恶强烈到一定程度,被强加的那一点好感也就微不足道。”

     “我不觉得自己有被迷得神魂颠倒什么都不管不顾连自己是谁忘记了,只是……想到的时候,感到喜悦,心跳加快,从来没有人令我产生这样的感觉,所以才念念不忘,然后发现小安乐的确很有趣啊,就算没有这个也会注意到她的吧,是那种无论到哪里都会惹人注目的类型呢,但是小安乐完全没有这样的自觉,真苦恼。”

     “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意志,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果然怎么想很重要啊,这个程度……”练红霸抬手,看着戒指,肉麻兮兮的造型恋爱气息满满,微微一笑,“只要想明白根本没什么。”

     目光落到魔龙残魂身上,“你其实非常惧怕玩家吧?”

     “凡人!”被戳中痛脚,龙魂怒吼,气势汹涌,大大的龙目猛然瞪的更大,“汝竟敢说本王惧怕区区一个人类修士!”

     “连自己心中的恐惧都不敢光明正大承认,也就只能耍耍这种小伎俩。想挑拨离间,蛊惑我跟小安乐反目成仇,你还差的远呢。”

     练红霸本身就是意志坚定之人,不容易被旁人撼动自己的想法,若非如此早就在旁人异样的目光中自甘堕落沉沦了,也不会有今天,魔龙残魂的挑拨离间无效,反倒被看出它心底埋藏的恐惧。

     没错,魔龙恐惧“玩家”。

     被收到招魂幡里的残魂不止是一片,哪有副本刷过一次就不再刷了的,刷好几遍一点都不稀奇啊,所有收进来的残魂融合起来形成一片新的龙魂,还吞噬了大量招魂幡内的役鬼,得到更多记忆,混乱的记忆中对“玩家”的怨恨愤怒格外清晰,惧恨交加。

     龙魂愤怒展开精神力攻击意识海中的练红霸,猛然意识到不妙。

     意识海是练红霸的主场,龙魂神识不是凡人可以抵抗,但刚刚融合的龙魂并不稳定,神识也带有这样的不稳定性,加上定魂珠与凝神针对他的保护,这一缕潜入意识海的神识不知不觉落入危险境地,被意识海渐渐吞噬,当发觉的时候,已经晚了。

     练红霸并不知道,被龙魂攻击时条件反射反击,平静的意识海突然汹涌起来,掀起狂涛怒浪把龙魂的这一缕神识卷入深处。

     龙魂的神识拼命挣扎,爆发的精神力频率一下子上升到极致。

     昏迷的练红霸猛然睁开眼睛,红色的眼睛成了魔龙的竖瞳,眼中怨恨憎恶愤怒强烈的如有实质,仿佛涌出眼眶。

     “绝不做奴隶!”

     说完,这缕神识耗尽精神力,被意识海吞没了。

     安乐听了,如遭雷噬。

     #治愈系红霸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