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天空笼罩洛昌城的密布云层被什么驱散一样,从中央骤然散开露出一个空洞,太阳光照耀大地,散发着光和热,以中央的空洞为中心,云层迅速消散,露出天空本来面目,六月飞雪终于宣告结束,温度会在阳光照耀下渐渐恢复过来。

     然而没等练红明喘一口气,接到守城兵士发出敌袭的紧急信号。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城墙,看见城外人头攒动,倒抽一口气,联盟军竟然已经来了。整齐的队伍,统一的着装,最叫人惊诧的是,就连身高体型似乎都相差无几,这一眼看去相似度非常高,摆着同样的姿势,走着同样的步伐,肃杀之气迎面而来。

     练红明的魔神但他林并不是攻击型,精通传送,不适合直接战斗,他抬起手,一个传送阵覆盖住围城的联盟军,把人都传送到之前传送的那个地方去,士兵瞬间消失一大片,但是空缺的地方很快就被前仆后继的联盟军填补上,他们似乎不知道恐惧是什么,也不关心消失的人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死了,还是消失了,机械的朝着前方前进。

     正当练红明打算再来一次,一把飞剑打断了他的动作。

     张天恒率领军队伏击帝*,扫荡成功,任务完成向洛昌前进,现在正是进入城战的关键时刻。

     飞剑直取练红明的首级,快要砍下人头时,落入了传送门当中,反而飞向张天恒,又快又急,差点把自己伤到,但他林不适合攻击,张天恒的攻击又快又急,若不是练红明及时转移了伤害,一个照面就落败了。

     销毁隐藏在云层中的暴雪符,练白瑛飞回来,位置高看得远,她比兵士还要早发现联盟军的动向,立即朝这边飞来,对着城外放出强劲的风,吹飞了一干联盟士兵,也干扰了张天恒。一看有破绽,练红明眼疾手快,直接一个传送阵吞噬了张天恒,但他林的确缺乏攻击力,但是洛昌内有个现成的大型杀伤性力量啊。

     张天恒原地消失,再次出现被抛到了九天神雷的攻击范围内,威力强大的神雷当头劈下,所幸有防身法宝挡住雷击,但是离不开了,无形的力量把他困在原地,不能动弹。卢傲奇为了困住埃尔萨梅众人,用手里的笔型法宝凭空画了一个阵法,被圈在阵法内的人无法走出来,只能硬生生接下雷击。没想到这个阵法,现在却坑了自己人,张天恒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左右看不见人,脸黑的跟什么似得。

     这次出战的,除了三位部长,其他实力不错的npc也来了不少,实力最强的张天恒被丢到神雷下后,练红明仿佛一下子发现了雷云的好用法,如法炮制把其他看起来实力不错的npc纷纷传送丢过来,大家有苦一起抗。

     练白瑛发出强风扫荡联盟军,气喘吁吁,她的魔力快要见底了,现在只是强撑着而已。为了吹散洛昌天空集结的云层,她甚至用了极大魔法,这才发现隐藏起来的暴雪符,将其销毁。

     唯一没有出战的金属器使用者只有第八皇女练红玉,她现在负责保护皇帝练红德,练红明传送的时候送到她这边来了。躲在属于自己的宫殿内,守着练红德,战战兢兢,非常紧张。她并不受重视,所以基本很少见到父亲,加上练红德的身体不算好,父女之间的感情可以说很生疏,练红德也是这个时候才正眼看自己这个被忽略的女儿。

     虽然也是金属器使用者,他其实也没有多么重视,因为是个女孩啊,依照煌帝国的传统思想来看,不过是加重了作为联姻棋子的分量而已,可以考虑赋予更加深刻的任务,所以把兵不刃血收服巴尔巴德的任务交给她来继续,只要成为巴尔巴德的女王,就等与于并入煌帝国。以作为联姻工具的公主来说,这已经是高度重视了吧,但是现在陡然发现,其实,这个女儿也可以很可靠。

     夏黄文兴奋,竟然能这么近距离接触皇帝陛下,简直从天而降的运气,只要讨好皇帝陛下,升官发财走上权力巅峰不再是梦!

     神雷的轰轰声提醒着他们,现在皇宫还不安全。

     为了使用极大魔法而让练红明把人传送到郊外去,没想到紧接着送来一大批联盟士兵,练红炎立马知道这是联盟军开始正式攻城了。当即不再跟穆嫣然和卢傲奇纠缠,对着练红霸喝一声,立即朝洛昌飞去。

     “人到齐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我也要动真格了。”穆嫣然粲然一笑,气质依旧那么温婉柔和,仪态优雅,丝毫没有因为战斗折损半分,白皙的脚站在一片巨大的叶子上,眼底泛着煞气,“煌帝国要为自己的胆大妄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在下同感。”卢傲奇点头,一派斯文。

     然后……

     赶到洛昌的两人也被丢到神雷之下跟张天恒作伴及其他npc作伴了,练红明充分发挥了九天神雷的作用,一箭双雕。

     本来很惊奇的,自家明哥什么时候拥有雷电力量了,竟然顺便把埃尔萨梅一起收拾了,一听其实是联盟自己的能力,瞬间笑疯,眼泪都笑出来了,用了极大魔法,又跟穆嫣然和卢傲奇一番战斗,已经十分疲惫,看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笑料,觉得自己又有力气了。

     “什么啊,联盟的竟然是这么愚蠢吗?”练红霸大笑,这么经典的画面,以后想一次笑一次。“不过还是明哥厉害,竟然能想到这一招来,让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我只是赌一把而已,没想到竟然真的能行。”练红明挠挠头发,当时情况真的很凶险啊,一个不慎就可能身首分家,危急之下,他想起埃尔萨梅困在雷霆之下不得动弹的样子,灵机一动。

     不小心坑了自己人一把,还不是只坑一个人,卢傲奇额头冒汗,觉得自己真特么日了狗了。

     穆嫣然瞪着他,汹涌的杀气简直要具现化,从牙缝里挤出,“你个蠢货,扔雷符也就算了,偏要扔不劈完九九八十一道根本不会停的九天神雷符,扔九天神雷符也就算了,对付敌人,你爱用什么灵符就用什么雷符,偏还设下了从内部无法突破的阵法和定身的法术!”

     张天恒瞪着他,恨不得一剑戳穿卢傲奇的脑袋,冷笑,“要是城战输了,咸阳城全军覆没,你可真是功、不、可、没!看你如何向安乐大人请罪!”

     要不是当着敌人的面内讧太难看,他简直想把这蠢货揍回复活点。

     卢傲奇的斯文脸裂了,神情灰暗,九天神雷符威力惊人,就算不是挨了九九八十一道,劈完后还剩下多少真气是个未知数,说不定这一场城战真的要毁于他的一时得意忘形,若是丢了咸阳城,有何颜面去见安乐大人!

     “呵呵呵……”坐在下方的练玉艳嘲笑,嘴边渗出一丝血迹,她张开的黑色结界已经摇摇欲坠,范围缩小很多,没了结界保护的蒙面人连惨叫也无法发出就在雷霆之下灰飞烟灭,“联盟军就这样葬身于自己的愚蠢之下吧,哈哈哈哈……”

     “别开玩笑了……”穆嫣然眼神阴鹜,只在脑子里幻象一遍她便无法接受,怒气高涨,气到极致大暴走,温婉柔和的气质被浑身爆发的真气震碎一般,气势瞬间大涨,“因为这种事情而失败,有何颜面去见安乐大人!”

     一早埋在皇宫下方地底深处的木系力量回应她的驱使,瞬间大爆发,无数的植物从泥土里窜出来,穿过地面的积雪急速生长,一下子长得无比高大,皇宫变成了植物的天下,一眼看去绿油油的,找不到任何建筑物。植物朝雷霆范围汇聚,从外部破坏卢傲奇设下的阵法,被降下的神雷劈成焦炭,立马有下一批植物围上来,前仆后继。

     ”我绝对不会失败!“穆嫣然愤怒道,眼底发出慑人光芒。

     皇宫外面也开始纷纷从地下冒出巨大的植物,简直像一场植物大暴走,房屋崩塌,地面裂开,眼看着洛昌就要被急速生长的植物毁于一旦,顾忌到城里那些百姓,有的招数不能用,不然练红炎就转换魔装,使用阿加雷斯的大地之力刺激地脉,令岩浆流喷发,把暴走的植物化为灰烬。他一剑斩断面前的植物,落到清空出来的地面上,剑插到地里,大量输入魔力,试图烧毁植物的根系。

     练红明虽然没有用极大魔法,但他的但他林真心没法阻止植物大暴走。

     练白瑛魔力几近枯竭,已经没有多少余力。

     练红玉负责保护练红德,也幸好她没有用极大魔法,因为,水生木啊。

     练红霸停在半空,目睹大暴走的植物破坏洛昌,而自己体内没多少魔力了,咬牙,最后,豁出去了,使出那一股自己还无法掌控的力量,这是跟那些莫名其妙的记忆一起出现的,金克木。

     落到地面,解除魔装,狠狠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地上画出一个奇妙的阵法,金气深入地面,发出一阵剧烈光芒,暴走的植物遭遇天敌般纷纷枯萎,灰飞烟灭,以练红霸为中心,向周围扩散。

     最后,失血过多昏厥过去,还是练红炎及时把他抱走,不让身体碰触地上的阵法,不然就要被吸光全身的精血生气而死了。

     远在天山高原的北方联盟,因为心魔大暴走以及龙魂自爆造成严重伤害而陷入昏迷的安乐终于醒过来,刚睁开眼睛脑袋还有些迷迷糊糊,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乐坐起来,重心不稳,天旋地转,立马躺了回去。

     一直守在旁边的牡丹看到她醒过来,赶紧上前,”安乐大人,您感觉如何,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感觉似乎做了一个梦……”安乐茫然的喃喃自语,脑子里一片空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您的心魔再次暴走,又受到魔龙残魂的自爆伤害。”牡丹简单说了一下情况,立即跪下来请罪,“万分抱歉,安乐大人,竟然让您落入贼人的圈套,令您身受重伤,无论怎样的惩罚我都接受!”

     安乐揉揉隐隐作痛的脑袋,还是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脑子里一片浆糊,刚醒来就听见牡丹请罪,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先起来,嗯……我知道,不是你的错。”

     反正这么说肯定对啦。

     “其他人呢?”安乐随口问了一句,试图转移牡丹的注意力。

     “穆大人对洛昌宣战,现在已经跟其他几位大人带领军队攻打洛昌。”牡丹立马回答。

     “呃?”安乐呆滞。

     什么情况?

     为什么感觉一觉醒过来天要变了的感觉,不明觉厉?

     脑子还是晕乎乎的,被牡丹的话惊到,立马点开界面,果然显示城战之中,穆嫣然的血条下降了一些,张天恒跟卢傲奇的血条也是,只不过,穆嫣然的法力值消耗的格外厉害,比其他两人低很多,还有个暴走的状态标识。城战进度显示,咸阳城毁于地震,洛昌城半毁状态,即将崩溃。

     打开内部联络使用的千里传音,一只发光的纸鹤穿过虚空消失不见,然后猛然听见向来温婉端庄的穆嫣然语气病态疯狂,以歇斯底里的声音说,“我一定要砍下练红德的人头献给安乐大人!”

     “你的!你的!还有你的!”

     “胆敢冒犯安乐大人的跳蚤,统统下地狱去!”

     “你们的人头,统统献给安乐大人!”

     “!!!”安乐瞬间吓出一身白毛汗,无比惊悚,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也回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瞬间明白穆嫣然状态栏下面那个暴走狂化的标志是什么意思,这要不是狂化,什么才是啊。

     赶紧道:“我不要人头!”

     安静一下,那边传来惊喜的声音,“安乐大人!”

     “我难道是邪神吗,要用人头来祭祀!”安乐揉揉脑袋,具体情况还不了解,但是看洛昌已经是半毁状态,即将崩溃,想必战况非常剧烈,反正打下来也没用,已经做到这个地步,足够了,撤退吧。

     ……大不了,到时候有需要再打一次嘛,她可以使用军事模块,派出空骑兵直接飞到洛昌。

     “先把皇帝抓起来。”

     擒贼先擒王,把皇帝抓起来总没错的。

     “是!”

     关掉联络,安乐轻吐一口气,真打起来了心里其实没什么感觉啦,大概是因为现在精神还不太好,不在状态吧。

     随意点了点操作板块,漫不经心点开咸阳城……

     安乐终于意识到,所谓的咸阳城毁于地震究竟是怎样一种痛,除了中央祭台,其他特么的全都被地震给震成了一团渣渣,满地废墟,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建立起来的美丽城市就这样变成了一座废城。

     打开千里传音,用尽力气的大声咆哮,“抓起来!能抓的统统抓过来!”

     语毕关掉联络,

     然后安乐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额的钱!”

     “额的银子!”

     除了咸阳城被毁,系统还提示,怀疑她恶意拖欠债款,从今天起,将每日收取百分之一的利息,直至还清债务。

     人与系统之间还有最基本的信任吗!!!

     #缺银子是会呼吸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