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安乐所喝的百花酿跟参了一点灵酒的普通酒不同,效果强烈,对于凡人体质来说过于霸道,加上练红霸宴会上其实喝了不少酒,混合的酒比单种酒更容易喝醉,残留的气息混合他在宴会上喝的酒,直接把人给熏醉过去了。

     回神发现自己不小心禽兽一把,安乐使劲拍拍自己的脸颊,试图清醒一点,至少不要那么蠢蠢欲动啊,想操哭他,让他柔弱的躺在自己怀里娇喘是个什么鬼!

     蹲在电脑前对着视频嗬嗬笑,发掉节操的弹幕,喝了点酒竟然想对着美少年付出实际行动吗卧槽!

     简直太糟糕,禽兽鬼畜掉节操!

     抬眼看见练红霸嘴唇上她咬出来的牙印,掩面,这就是赤果果的证据啊!

     被推开后练红霸神情有点呆,茫然的摸摸嘴角,碰到牙印,更加茫然了,眼神投到安乐身上,露出思考的表情。

     嘴角抽抽,安乐发出内部讯息让人过来,很快,牡丹便带着另外一个侍女急匆匆赶来了,这个侍女手里托着两个碗,是一直准备着的醒酒茶,倒了两份。

     一口气喝掉醒酒茶,效果立竿见影,没多久便感觉整个人都清醒过来,喝高了蠢蠢欲动禽兽与鬼畜赛高的脑子镇静下来。

     练红霸喝了醒酒茶,很快眼神清明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牙印,目光落到安乐的嘴唇上,神色格外奇怪。宴会结束时,他知道自己有点酒劲上来,但是突然醉过去,果然很奇怪啊。

     “你喝的什么?”

     “百花酿。”安乐慢吞吞的说。

     “跟我喝的不一样,味道……有种说不出来的……”练红霸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灵酒独特的气息,以他身为皇子喝过的酒来说,都比不上那个味道带来的感觉,记忆深刻,回味无穷,同时想起的还有唇舌交缠的感觉,气息交融,奇妙而不可思议,挠得心里发痒。

     发现练红霸的眼神似乎陡然变得灼热,安乐转身避开,“走了,你要的红丹蔻,挑了直接回去吧。”

     虽然是练红霸随便找的借口,但她的确答应过要赔他一瓶红色的蔻丹,有始有终。

     接下来两日各国使者陆续汇聚中央主城,来的所有使者中,除七海联盟之首以及辛德利亚王的辛巴达,还有煌帝国三位皇子,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雷姆帝国的使者,穆·阿勒奇乌斯,随着他的到来,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势力代表便都到齐了,也把这一场联盟跟煌帝国签订和平共处协约的会议瞩目程度推至巅峰。

     雷姆帝国迟迟没有应允派出使者,也没有拒绝,拖了几日,所以穆·阿勒奇乌斯几乎是踩点到,次日便开始举行协约签订会议。

     会场里坐满了各国使者,中间一张巨大的桌子,这个距离使者是肯定看不见协约内容的,只能看到白纸,所以做了一个投影设置,可以把纸张上的内容放大投影出来给大家看。

     北方联盟这边自然是安乐作为代表出席,煌帝国那边是练红炎作为代表出席,坐在桌子的两端,中间隔着一大段距离。

     会议开始是一段长长的开场白演讲,阐述北方联盟对于协约的态度,秉着和平共处的原则制定了协约内容,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奉行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一切条约均以上方五条基本原则出发。联盟诚挚希望能跟煌帝国发展长期稳定的和平外交关系,也诚挚的希望跟任何一个国家友好共处。

     这个时代是不流行演讲的,虽然某些时候出于某种需要和目的会做演讲,通常都比较短,这种官方式发言的演讲庄重严肃,措辞充满严谨性,缺乏热血跟煽情,但是十分具有感染力,会议整个档次无形中提升上去,整个会场很安静,所有使者都被演讲给镇住了。

     这种感觉安乐深有体会,明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经过措辞的组合后变得格外不明觉厉,整场下来保管脑子发晕,根本记不清到底都说了什么东西,好像都记住了,好像都没记住,好像说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仔细想想,好像都是些没用的东西,翻来覆去。

     她特意要求写了这个开场白稿子,具体内容无法提出来作参考,但是模式可以提供,务必要给使者们留下深刻印象,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如同探讨哲学般的体会。听不懂的不明觉厉,听懂的从中间找出关键词自己脑子里拼凑一番。

     长长的开场白结束后,开始正式仪式,协约书呈上来,联盟跟煌帝国各一份,投影设置把桌面上两份协约书的影像放大投影出来,相当于同步直播。使者们立即精神一振,睁大眼睛看,生怕看漏了什么,目光从协约条款上飞快略过。

     这个世界通用一种语言,各地在发展过程中逐渐衍生出新的文字和发音,衍生出小语种,最广泛运用的语言并没有改变,使者们对协约毫无语言隔阂。

     从内容上来说并没有可疑之处,还可以说是开创了先河,对使者来说是相当震撼的。本来半信半疑的现在再无疑问,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这么多国家的使者注视下,若是作假,后果岂是对某个国家背信弃义可以比的,相当于对全世界的国家都没了信誉。如果联盟违反了条约,或者煌帝国违反了条约,就是失信于世界,再无立足之地。

     为了证明协约的公正性,以及联盟跟煌帝国签订协约的诚意做到这个程度,扪心自问,自己的国家能办到吗?

     辛巴达坐在观众席凝视投影,目光不由自主移动,落到盟主身上,年少的盟主稚气未脱,充满青春少女的气息,但她却做出了其他人都没有做出的壮举,把联盟跟煌帝国的协议摆到阳光下面,允许任何一个国家观看,这份光明磊落无人能及,这份公正诚挚开创先河,给所有国家都上了一课,做出一个表率。

     他知道,无论这场会议能否成功签订协约,会议之后,北方联盟对于世界各国来说意义将完全不一样,不再是区区发展了几年,最初由已经没落的蛮族组成,底涵薄弱名不经传的国家,北方联盟的信誉将超过任何一个国家,达到巅峰。而这些都是这位年少的盟主一手促成,就连煌帝国,也成了被借势的一个配角。

     如同他的冒险故事在各国广为流传,成为人人赞颂的大英雄,成为许多渴望冒险的人心目中的学习目标,盟主的信誉也将因为这场会议一飞冲天。

     信誉是什么?

     信誉就是,以后若是联盟跟煌帝国之间的协约崩了,大家肯定第一时间相信是煌帝国的错,联盟表示想跟某个国家合作,同时,某个国家也表示出同样的意愿,二选一,通常更加乐意选择联盟,放弃另外一个国家。

     就像现在,联盟想趁着举行和谈会议的机会跟各国使者商谈贸易合作,会议之前有多少国家愿意不清楚,会议之后愿意的国家肯定会大幅度增加。

     这就是信誉的影响,有信誉更加受欢迎。

     “联盟似乎也有意跟我们建立贸易渠道?”辛巴达看着坐在长桌一端的盟主,突然开口道。

     “是的,带我们四处游玩的导游表达过这个意向,只是,多有疑虑,委婉拒了。”贾法尔低声回答,他的眼睛在看投影出来的协约内容,试图从中间找出隐藏的陷阱,或者不可告人的信息,最后只能气馁,每一条果然都基于开场白表明的五项和平共处原则提出来的,严谨公正,光明磊落无懈可击,反倒显得他拥有这种心思太阴暗。

     “因为交通的关系,联盟内部广泛使用传送阵运送货物和人,如果建立合作贸易渠道,就需要在国内建立远程传送阵,用以输送货物。联盟特产的商品虽然让人心动,但建立固定传送阵果然还是……不免多想。”

     如果联盟不还好意,想要通过固定传送阵入侵怎么办?

     尽管解释这是对接类型的传送阵,需要一边发出信号,另一边得到信号后表示同意,才能打开连接进行传送,不存在一方通过传送阵擅自入侵另一边的情况。关乎国家安全,果然没法立马信了,而且,北方联盟现在可是要跟野心勃勃的煌帝国签订和平协约,谁知道这不是要跟煌帝国联手,暗中为入侵做准备。

     “会议结束后,我们答应吧,不过,固定传送阵的图纸要拿回去让雅姆莱哈研究一下。”辛巴达说,神色是缓和轻松的,眼底泛着笑意,“我决定相信可爱的小盟主一次。”

     “辛!”贾法尔压低声音轻声唤。

     “安心吧,”辛巴达终于转头看自己的部下,“如果连这样虔诚真挚,行事光明磊落的人都无法信任,国家和国家之间又该怎么和平共处。盟主说愿意跟每一个追求和平维护和平的国家建立友好和平的外交关系,我们辛德利亚,不,七海联盟的宗旨不也是意在维护国家之间的和平嘛,不过没有联盟提出的和平共处原则完善深刻。”

     “关乎国家大事,我会被冲昏头脑胡乱做决定吗?”

     贾法尔沉默一下,“可是煌帝国……”

     “能提出这样的和平原则,盟主又怎么会不知道煌帝国近些年扩张举动的危险性。”辛巴达的目光落到练红炎身上,戒备审视,沉吟,“北方联盟不等于煌帝国……派兵日夜守着传送阵,联盟内部也是这么做的,另外向联盟提出要求,建立固定传送阵的时候要加上一个设计,可以随时令传送阵无效化。”

     派兵看守,方便事态不对摧毁传送阵,让联盟加上一个令传送阵无效化的设置,也算是对联盟的试探。贾法尔想了想,觉得的确可行,联盟这边的商品他看过一些,尤其是生活用品,提高生活质量叫人大开眼界。

     即使是他也要承认,盟主的做法很有用,立竿见影,任何恶意的揣测都如同阳光下的阴影,自惭形愧,无地自容。

     这边,练红炎看到手中的和谈协约,仔细看下去,很惊讶,因为联盟竟然没有趁机向煌帝国讨要各种实际好处,有皇帝捏在手里,还有那样的威胁,再过分的条件他都打算先应下来,忍辱负重,缓兵之计,签订协约把皇帝要回来后,该怎么实施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撕毁协约有的是借口,煌帝国这些年急速扩张,在各国当中的口碑想也不会是善茬,为了统一世界,终究要把在场所有使者代表的国家都消灭掉。

     就算众目睽睽之下签订了对煌帝国极其不利的协约,事后撕毁,也毫无心理负担。

     没想到联盟竟然完全不按预期的出牌,除了最后一条,因为战事的关系许多人流离失所颠沛流离,在北方联盟登记为正式居民,经过双方商讨,现北方联盟居民若有身在煌帝国的家属允许自由移民到北方联盟。

     这一条,措辞上来说没有错,不知道内情还以为是煌帝国扩张战争中那些流离失所逃到北方联盟的居民,其实暗暗包含了之前咸阳城跟洛昌城之战被抓到北方联盟直接登记到户口上的那一部分士兵。

     练红炎盯着这一条看了好半晌,暗暗冷笑,真是会说漂亮话,粉饰太平。

     看完所有条约,放下协约书。

     “不知道红炎殿下可还有疑问?若有认为不合理的地方,尽管提出来,基于双方立场进行磋商,直到双方都满意为止,一旦签订,协约条件便不能任意更改了。”安乐说。协约书她浏览了一遍就放下来,经过部下精心制定的协约她很有信心,而且事先也看过一遍,出于场合再看一遍。

     “没有,煌帝国完全同意。”练红炎淡淡的说,面色如常。

     一时间气氛看起来格外默契和谐,你好,我好,大家好,和乐融融。

     既然练红炎压根就不打算遵从协约,上面写了什么重要吗,不论写了什么他都会签字,协约条件出乎意料这么宽容让他意外罢了,单纯从和平共处的角度来看,的确很厚道很公正,可跟煌帝国统一世界的立场悖逆,那就是毫无意义的白纸。

     安乐微笑,丝毫不在意练红炎此刻心底想些什么,盘算着签订协约后找个借口撕毁也好,煌帝国一定会卷土重来也好,她只需要练红炎在这个场合,各国使者的注视下配合她签订下这份协约。

     双方都表示没有异议,接下来自然就是签字。

     练红炎的配合态度让观众席各国使者窃窃私语,难道煌帝国真的打算转性啦?领土扩张到这个地步,终于满足了?

     任他们想象力再丰富也想不到煌帝国的目的其实是统一世界,看到练红炎毫无疑义签下协约,暗自以为煌帝国终于打算改变态度的使者有不少,这么一座大山压在心头,迟早有天论到自己的感觉太糟糕,能从这份压力下解除,自然再好不过,松一口气。

     和谈会议进展的异常顺利,煌帝国配合的不得了,没有出任何幺蛾子。

     正如辛巴达所预料,会议之后对北方联盟提出的建立贸易合作心动的国家一下子多起来,迎来了一个高峰。为了把握使者汇聚的机会,每个安排给他们的导游都是经过专门培训的,使者逗留联盟期间就由这些导游负责跟进情况。

     其他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只有安乐一个人落得清闲,需要签字的签了之后基本没什么事。

     她想清楚了,npc一直都做的很好,唯有自己倒下后发生的城战暴露出他们的不足之处,她在依靠npc的同时,npc也在依靠她,那么,该如何做一个值得依靠的盟主?日常琐事打理的漂漂亮亮算吗,不,这样只会让npc恐慌吧,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所以不信任他们,抢了他们的工作,所以,她要做的就是npc不能做到的事情,站在整个大局掌控北方联盟这艘大船前进的方向。

     好似跟以前没有区别,本质上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她不会关注联盟到底发展的怎么样,只要部下说好,那就行了,现在她主动关注联盟,为了联盟的未来筹谋,殚精竭虑,npc有他们的事情,她有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分工明确。

     各国使者一一离开,煌帝国众人还逗留在中央主城,不为别的,为了皇帝练红德。

     安乐叮嘱为练红德治疗调理身体的大夫放缓,以皇帝尚未恢复健康为借口让煌帝国众人多逗留几日,不能迎回皇帝,这场和谈对他们来说就没有意义,平日里准许他们前去探望皇帝的情况。

     兴许是察觉到什么了吧,今天看望了练红德,自和谈会议之后没再见面的练红炎竟然主动找上来。

     “再过两日,我们就要启程回洛昌,陛下在联盟打扰已久。”练红炎说道,语气淡淡的,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鲜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显然是习惯喜怒于无形的性格。

     “恭喜。”安乐轻描淡写说了两个字,眼睛看他,知道肯定不会只是为了说这句特意来见她。

     “这几日我都在观察北方联盟治理下混杂的各族文化,煌帝国看不到这样的场景,说实话,很震撼,也很感动,”虽然这么说,练红炎的表情完全没有变化,他看着安乐,眼神平静,陈述道:“但是,你跟我做的没有什么不同。”

     “我抹消了其他文化,强制灌输煌帝国的文化,支配各族人民,让他们在这种环境中融为一体。联盟看似容纳了各族文化,来者不拒,实际上却是通过这种方式抹消文化之间的边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过个几代,所有人就混淆了,区分出某个因素其实是某个民族的文化因素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大部分人都接受了这种混合,视为理所当然。”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以汉风为主体,吸收各族特色融为一体,如同河水流入大海,谁还能分辨出曾经来自哪一条河流。某方面来说,的确跟你做的没有区别,大道至简,殊途同归,但从别的角度来看,又完全不同,煌帝国在摧毁文化,只保留下自己认可的一支,排他性严重,而联盟吸收了其他文化,将别的文化作为养分壮大扩充自己认可的这一支,充满包容性跟生命力。”

     “哼,就当是那样吧。”练红炎不以为意,他不是会轻易动摇的人,目光注视安乐,终于说出今天的另一个目的,“特意让我们在联盟多逗留几日,应该不是单纯为了让我多看看联盟的风景,试图用这种方式让我改变主意吧?”

     “怎么会,如果你是说风就是雨的性格,又怎么会将煌帝国扩张到今天这个样子,我相信,红炎殿下必定理智冷静,有为实现理想的不屈不挠,也有为百姓着想的责任心,经过深思熟虑的得出的答案,又怎么会轻易改变,不然,以前为此付出的一切全都成了白费功夫,也在糟蹋部下的努力。”

     练红炎不语,眼睛错也不错,等待安乐接下来的话。

     “不知道红炎殿下对于联盟近几日跟各国建立的贸易合作有何看法?”安乐却是话题一转,突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联盟的贸易经济想必会进入一个新高度,联盟商品成功面向全世界,成为输出最广的一个国家。”练红炎微微眯眼,神情依旧是平静的,沉稳理智不骄不躁。

     “能够得到这么多国家的信任,真是不胜荣幸,随着贸易展开,以后北方联盟与各国的联系也必将更加紧密吧,共同繁荣,共同进步。”安乐笑眯眯。

     练红炎皱眉,不知道她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场战争,是你们输了,煌帝国输了,可是,你知道究竟输到何种程度,到底输掉了什么吗?”安乐意味深长的问。

     “提示我给的已经够多了,是不是故弄玄虚,你可以自己想清楚,特意多留几日,就是想让你想明白,如果连这个都想不通……”

     安乐两手捧着脸颊,双臂曲起撑在桌子上,看着练红炎,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说出的话却毫不留情。

     “你也就不过是这种程度的家伙,所谓统一世界不过是痴人说梦话。”

     “如果想通了,那你的梦,也就该醒了。”

     反正,就是一场梦。

     这是对练红炎最大的否定了吧,他付出努力,为之拼搏奋斗执着的理想被说成是一场梦。

     一个名不经传的盟主不值得练红炎重视,如今的安乐已经有这个分量让他高看一眼,所以,返回住所后,练红炎的房间亮了一整夜,他用一晚上的时间思考安乐的话到底是故弄玄虚,还是确确实实是他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第二天,因为练红炎一直呆在房间里不出来,而且据说灯亮了一整夜,太过于反常,练红明去了他的房间打算看看怎么回事。

     进去后,就没有出来。

     日上三竿,两位兄长竟然连饭都不吃,在这边应该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议这么久吧?练红霸疑惑的来到练红炎的房间,推开门,发现自家炎哥的房间满地书籍乱丢,桌子上摆着一张大大的世界地图,勾画了一些意义不明的图案,而炎哥靠着椅背,两眼布满血丝,无神的看着桌子上的地图。

     练红霸从来没有见过自家炎哥这么颓废过,一早来查看炎哥情况的明哥也是同样颓废,简直生无可恋。

     “炎哥?明哥?”练红霸满脸莫名其妙,“你们怎么了?”

     练红霸的声音似乎唤醒了两人。

     “一败涂地……完全是一败涂地!“

     “这场战争,我们彻底输了……”

     “所以炎哥不是打算把老爹带回去后重整旗鼓扳回一局吗?”练红霸不解,输了他当然知道啊,可是联盟之要求签订协约,既没有要求赔偿大量赔偿金,也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输了也就输了。

     “已经没有机会了……”练红炎看着桌上的世界地图,两手紧紧握住,力气大的几乎要掐出血来,“摆在我们面前的路只有一条,悬崖勒马。”

     “煌帝国已经失去反击机会了。从皇帝被抓走那一刻起,我们就被将军了,联盟的盟主一手策划了一切,环环相扣,就连我们的未来,也已经写好了。”

     “煌帝国不过是盟主的剧本上一个重要的配角而已。”

     “联盟赢得了最大的胜利。”

     练红霸不知所措。到底是什么,让炎哥明哥这样态度大变?

     什么叫做煌帝国已经失去反击机会,一败涂地,未来也被小安乐书写好了,煌帝国不过是小安乐剧本上一个重要的配角,联盟赢得了最大的胜利?

     炎哥不是会轻易被打倒的人,明哥不是会轻易认输的人,即使他告诉了他们自己所知道的关于小安乐的身份另一个身份,天道眷顾者,他们也没有动摇。

     “红明,看来以后我是派不上什么用处了,战争之才可不适合好好发展管理煌帝国啊!“练红炎自我嘲弄道。

     “皇兄……”

     “你也明白不是吗。”

     #煌帝国的未来只有悬崖勒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