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从战争爆发到和谈结束,整个过程没有超过一个月,以这个时代缓慢的节奏来看,这是绑了个窜天猴的节奏啊。

     看起来一切都在联盟的掌握之中,环环相扣,最后水到渠成,天知道她心里经过怎样的天人交战。

     向各国发出邀请函这一环非常重要,为了顺利完成任务,让信使随身携带了增强幸运值以及加强好感度的灵符,然后紧张焦虑忐忑不安的等待消息,当第一个国家传来反馈表示同意,简直欣喜若狂,随着陆陆续续有国家派遣使者,一颗心才渐渐放下来,就算不是所有国家都派遣了使者,有这个数量目的算是达成了。

     弱国无外交,放到任何一个时代都是通用的法则,北方联盟发展时间太短,在各国领导人眼里就属于默默无名,跟煌帝国一战最后擒获皇帝这件事好好包装一下,有噱头,有宣传劲爆点,的确能够打响名气,可这样一来就跟初衷悖逆。踩着煌帝国上位,未免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能把煌帝国这样的国家给打的把皇帝都给生擒了,北方联盟自然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单纯建立外交,井水不犯河水,是加分项,可想通过这个机会跟各国建立贸易合作,那就是负分项了,大大的负分,这对之后的计划不利,她的目的可是要把北方联盟打造成世界最大的贸易中转站,带领人民奔向小康社会。

     有句话叫做一个巴掌拍不响,但是扇脸上肯定响啊,联盟不想理会煌帝国,却也不能因此让煌帝国骑到自己头上来,耀武扬威,要知道,就算是只苍蝇一直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也是很烦的,邻居不怀好意蹲在旁边虎视眈眈,感觉更不好。城池领地可以拒绝红名进入,但这种保护不是360°毫无死角的,因为沙漠的关系从西边到北方联盟的商队较少,联盟大部分商品都是流入了煌帝国,从这方面看联盟的外贸经济依赖煌帝国,对方存心想捣乱搞破坏绝对有的是办法。不想打仗,也不能甩开煌帝国,想从这个怪圈里走出去,就要不走寻常路,另辟奇径。

     如果是想跟煌帝国就此扛上了,简直没完没了,作为和平社会长大的孩子,无论从哪个角度来想都是不希望打仗的,不是北方联盟实力不佳,比不上煌帝国,根本不是武力值的问题,是思想观念,是世界观的问题,有这个时间人力财力物力打仗,还不如投入到建设小康社会中去,别打搅联盟升级!

     论阴谋诡计,政治嗅觉,安乐自认拍马也赶不上练红炎等人,没有先天条件,出身只是普通平民,不是皇室贵族豪门之类的地方,后天条件不足,最常思考的问题大概就是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以及晚上吃什么,阴谋诡计那是什么玩意儿,能吃吗?智商也就是个普通人吧,反正她没觉得自己多么聪明,学习成绩一般般。人家那是什么水准,号称天下最黑暗的地方皇宫里面杀出来,刷出直逼皇帝的威望,一手遮天,这水准的差距,分分钟被碾压的节奏。

     智商不够,见识来凑,她的优势就是二十一世纪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积累下来的知识,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让她的目光远远超越了这个时代,拥有后世总结出来的诸多经验。

     必须感谢党,感谢新闻联播,感谢政治课本,历史课本以及语文课本!

     党的教诲让她知道,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人多力量大,跟人民群众做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新闻联盟深深教会了她什么叫做语言的艺术,明明是联盟跟煌帝国掐架撕逼,愣是虚伪的扯出了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理由粉饰太平,利用言论掩盖真相,噎得他们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来。

     政治课本跟历史课本告诉她,煌帝国这种行为有多么的引公愤,多么符合法西斯主义对外的表现特点,疯狂侵略跟扩张,醉心于建立庞大的帝国,还有比统一世界更大的帝国吗。

     最后是语文课本,欲擒故纵,釜底抽薪,三十六计不愧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智慧结晶。

     练红炎经她一番暗示才猛然察觉到煌帝国隐藏的覆灭危机,被视作敌对阵营的老大提点才发现,不但是当头棒喝,更是强烈的打击,现在的心情必然非常复杂。步步紧逼,把他的心理逼到这个地步的人是她,面对煌帝国的狼子野心,坚持贯彻自己的理念,手下留情给了他选择余地,给煌帝国一线生机的也是她,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简直如鲠在喉,心理阴影无限大。

     从开始到结束,节奏迅速,以这个时代来说快的飞起,北方联盟国际声望一飞冲天,一举在世界各国刷出信誉值,对威胁到联盟的煌帝国釜底抽薪,北方联盟大获全胜,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能把这些本以为以后根本用不上的东西运用到实际当中去,洒家这辈子值了!

     想想自己做的这些考量,安乐简直要抹一把心酸的泪水,从来没有这么劳心劳力过,让一个向来只会思考早上吃什么中午吃什么以及晚上吃什么的家伙想这些东西,虐的不要不要,人的潜力果然都是逼出来的。计划制定出来后,认真请教过npc可行性有多少,如果他们说不行,只能重新斟酌思量,毕竟他们才是熟练工嘛,参考意见很有价值的,npc全体举手表示盟主真睿智,运筹帷幄,明见万里。

     对于npc的尿性一点都不意外,不过辛苦成果得到认同感觉就是好。

     辛苦制定的计划顺利进行,感觉更加好。

     安乐悠闲的舔舔糖葫芦的糖衣,咬一口,山楂酸酸的味道跟糖衣甜甜的味道混合到一起,山楂籽都被挖空了,填满了核桃仁,不用吐籽真好啊。看练红霸一副懵逼的表情,抬手戳了戳他的脸颊,软软滑滑的,“我只是稍微提点了一下,竟然这么快就想到关键,你大哥果然很聪明嘛。”

     没有前车之鉴,全靠自己的头脑想出来,政治嗅觉军事嗅觉果然敏锐,跟她不是一个水平啊,要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前人的经验作为借鉴,她可没信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制定出这样一个环环相扣一箭三雕的计划。

     练红霸无言以对,这是变相的夸奖自己吧?

     一片空白的大脑总算开始转动,猝不及防受到刺激,回神后感到些许不真实,支持了整个煌帝国疯狂扩张至今的野心就这样轻易被瓦解?来的太快,无法接受,就跟做梦一样,不,做梦都想不到轻飘飘一句话就让一切都改变了,不停止,难道非要打一场,打的头破血流,尸横遍野,万劫不复才甘心吗,现在住手就是最好的选择,以后统一世界就是一个梦。

     金属器使用者拥有强大的力量,拥有金属器使用者的国家无形中压过没有的国家一头,煌帝国有五个金属器使用者,并不意味着天下无敌,如果所有国家万众一心讨伐煌帝国,其结局已经可以预见,煌帝国绝对不可能以一国之力单挑全世界。

     其他人这么说,他不会信,炎哥不会信,让世界各国联合起来需要多大的功夫,可她这么说,他们相信,因为联盟已经展现出那个能力。这种时候还死不认,那就太难看了,他们并不是为了更多的领土跟人民才扩张,而是为了和平,为了理想榨干人民的血,赌上帝国的未来,那是本末倒置。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安乐笑眯眯的把糖葫芦送到他嘴边,还有两颗剩下来,“北方联盟跟煌帝国可是签订了友好共处协约,以后还请多多包容,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竟然还有脸说!

     练红霸愤愤的刮她一眼,提到这个就有气,完全是被牵着鼻子走。

     抬手夺过串着糖葫芦的竹签,张嘴咬下仅剩的两个山楂,两腮鼓鼓的,恨恨的咬着。

     “好歹给我留一个啊。”安乐看了看空了的竹签,“都给你吃了,心情总好点了吧。”

     “两颗糖葫芦就想安慰我?”

     “不是两颗,”安乐抬高下巴,做高贵冷艳严肃状,“是三颗。”

     “你还能更加无耻一点吗!”

     “我看你心情不好,才想安慰你的啊,毕竟以后我们就是友好的小伙伴了啊,要试着和谐相处才行,一见面就大眼瞪小眼,瞪成斗鸡眼可不行啊,以身作则才能彰显北方联盟跟煌帝国之间的协约充满诚意。”

     听见“友好”两个字练红霸就想喷她一脸,没见过这么强制友好的!

     “炎哥一夜没睡,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颓废的炎哥!一直以来都为了统一世界而努力,现在突然要放下……我……”练红霸握紧拳头,咬牙,满眼担心焦躁都快要溢出来,“炎哥……”

     “难道不为了统一世界而努力,他就不是你的炎哥了?”

     “当然不是!”练红霸立马反驳。

     “像他这样的男人,肯定不会默默无名,就算不再扩张领土,你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呢。当一致对外的立场结束了,就要面对内部矛盾,现在煌帝国里有多少内患,应该不需要我来提醒吧?好好休息一下,又是你那个精神抖擞威风凛凛的炎哥,好歹也是曾经想征服世界的男人,没有那么脆弱,要是因此一蹶不振,那可真是一个笑话。”

     练红霸沉默一下,眼底还是有些忧虑,转移了一下注意力,问:“这才是你说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差不多吧。”安乐回答,目光落到路边走过的小贩身上,琢磨着买什么吃好,糖葫芦天气冷吃比较好,糖衣凝结的结实,天气热容易化了。

     又是一阵沉默,练红霸突然道:“我得到了一部分魔龙残魂的记忆。”

     安乐终于把注意力转过来,目光诧异,这可真是意外。

     “跟炎哥明哥说了你的身份,天道眷顾者,玩家一族。”

     安乐眨眼,这是玩家在npc眼中的形象?

     “我从昏迷中醒来,脑子里突然多出一份不属于我的记忆,头疼欲裂,几日没能消息好,消化完残魂的这部分记忆,我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煌帝国一直无往不利的侵略战争可能会输,但是没有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彻底结束。”练红霸看着安乐,明亮的眼睛似乎有什么晦涩不明,“北方联盟大获全胜,是因为作为天道眷顾者的你看见了煌帝国的未来吗?”

     “不是哦,我不会预言。”安乐摆摆手,“不过,若是继续下去,煌帝国迟早要完蛋,就算不会预言我也敢肯定。”

     “为什么这么肯定?”练红霸不服气,既然不是预言,凭什么这么斩钉截铁。

     安乐思考一下,长篇大论免了吧,一句话,“跟人民群众作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太敷衍了,练红霸牙痒痒,两手抬起按到墙壁上,把安乐圈住,两眼瞪着她,似乎打算用谴责的目光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你不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这个姿势不太好吗?”安乐提醒他注意形象。

     “不叫我小朋友了?”练红霸嘲讽道。

     “你要是这么强烈要求,我不会介意。”

     “闭嘴,不准叫我小朋友!”练红霸立马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现在这个词语是他的禁忌。

     “要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安乐无奈叹气,抬手想推开他,“让让吧,择日不如撞日,正好还有事情没谈。”

     练红霸立即露出警惕的神色,满脸怀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很怕她又讲什么话刺激到自家两个哥哥,“跟我说也一样!”

     “关于北方联盟跟煌帝国之间的贸易通商,你做得了主?”安乐怀疑。

     “……”这个还真做不了主,因为他是将军,带兵打仗还行,通商贸易算了吧。

     最后练红霸只好垂头丧气的松开手,走在前面带路,为了以防万一,他决定就算耍赖也要呆在旁边听。

     练红炎一整夜没合眼,眼里布满血丝,意识到今后不能作为征西军大都督为煌帝国发光发热,便想把权力的重心转交到练红明手里,这是他认定的治世之才,原本便打算统一世界后把皇位禅让给练红明。

     尽管自己受到的打击也不小,练红明更加担心自家皇兄,一直以来的主张被迫戛然而止,何等矛盾痛苦。

     “安心吧,我没有那么脆弱。既然煌帝国不能继续用武力统一世界,那就把目光放到眼前,以前积累下来的问题一一挑出来解决,让煌帝国成为世界上最为强大安稳的国家。”练红炎勾唇,放下这个野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追寻历史的真相并不会因此停止,我的理想还在。”

     练红明终于放心了,自家大哥对知识有多么热衷他是明白的,统一世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出被埋藏的历史真相。

     “我现在好奇,北方联盟的盟主到底打算做什么,以后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最后会变成什么样,看起来可不像是毫无野心的样子。”练红炎语气透出莫名的期待,仿佛看到了把自己拍死在沙滩上的后浪。

     门口传过来一个女声。

     “我就说吧,你大哥不是那种会轻易一蹶不振的人,这么快就开始研究别人,什么叫做不像是毫无野心的样子,说的好像我野心勃勃心怀大志,被他给发现了端倪一样。”安乐从门外走进来,身边是练红霸。

     练红炎目光落到自家三弟身上,在练红霸跟安乐之间游移了一下。

     “炎哥不会乱说。”练红霸斩钉截铁支持自家大哥。

     “哼,那倒是说说,我有什么野心?”安乐问,目光看向练红炎。

     “那天对我说的一番话,如果不是谎言……你的野心虽然不是以武力征服世界,却想征服所有人的思想,把世界规划成自己理想中的模样,即便时间流逝,你的思想依旧深深扎根在后人的心中,对未来产生巨大影响。”练红炎勾起一抹笑,隐约还能看出一丝欣赏,“这份野心,丝毫不比我的小,只不过更加隐晦。”

     安乐思考,野心这种东西完全是浮云啊浮云,为什么能得出这个结论,真好奇。

     “比如?”

     “你认为和平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练红炎反问。

     “虽然还是会有些摩擦,私底下暗涛汹涌,但明面上至少都是为了维护和平添砖加瓦,主动挑起动乱的人必定受千夫所指。”安乐回忆二十一世纪,斟酌措辞,“一方有难八方来助,人道主义精神让爱在人与人之间传递。没有战争,社会安稳,秩序越来越完善,人民的法律保障逐渐成熟,大家共同反对战争,维护和平。”

     “如果我对你说,你错了……”练红炎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安乐轻蔑鄙视的看他,斩钉截铁的说:“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艾玛,亲口说一遍这个台词感觉简直太帅了,中二指数爆表,不过也最能表达出她的心情了。

     一时间三人的表情都有点微妙,毫不犹豫说出这种话,根本不是野心很大能形容的了,至少,统一世界消灭战争,消灭不合理,人为制造扭曲的历史诱导后人遵从,这些做法是否正确,能否成功达成目的,他们还是怀有一定不确定的,若失败了也能接受是自己错误,她直接否定了自己错误的可能性,把责任推给世界。

     如果他们三人知道中二就明白,这是在自己心底构建了一个世界,而她就是新世界之神的节奏,虽然真相是,她说的是二十一世纪,不是凭空虚拟了一个未来和平世界出来,未来和平形式或许有许多种,但她长大的那个肯定是存在的,这根本不需要质疑啊。

     “关于北方联盟跟煌帝国之间的通商贸易,我想跟你们谈谈。”安乐若无其事一秒进入状态,“其他国家都跟联盟签订了贸易合作,只有煌帝国没有那不是太奇怪了吗,你们可是官方认定的小伙伴。”

     “煌帝国把精力都放到发展内政上,首要就是提升生产力,我记得红炎殿下说过,想要消灭奴隶这个不合理的阶层,但事实上煌帝国内有很多的奴隶。我认为,应该是生产力跟不上需求的关系,为了保证人民的生活水平,保障军需,不得不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生产力提升上来,应该就能循循渐进抹消奴隶阶层。具体的计划书我会让人送过来给你们过目,有什么问题直接跟对方商谈,专业的让专业来。”

     “煌帝国地大物广,有许多联盟需要的原材料,我对贸易商谈的最终结果很期待。”

     一面逼着煌帝国停战,放弃一直以来的野心,一面毫不犹豫协助煌帝国提升生产力,一般都会戒备的吧?练红明神色古怪,这些日他也在四处察看北方联盟的情况,许多便利的工具,对提高生产力大有帮助,如果能够大面积运用到煌帝国,不用扩张西征的前提下,消除奴隶制度指日可待。如果煌帝国变得强大,北方联盟难道不怕死灰复燃,卷土重来吗?

     练红霸憋不住了,“就算你是天道眷顾者,对自己是不是太自信了此一时彼一时,煌帝国放弃统一世界,不代表一直都会沉寂。”

     安乐一脸理所当然,“那时候世界各国的综合实力也更强了啊,联盟的威信也更高,想要建立世界统一战线肯定比现在更加容易,难道你以为只有煌帝国生产力上去会变强,其他国家不会啊?你是不是傻!”

     “我帮助煌帝国,是因为我也看不惯奴隶制度,想从根源上消除煌帝国的奴隶制。”

     “当然,最本质的原因,因为我是个好人!”

     “……”练红炎神色微妙。

     “……”练红明表情古怪。

     “……”练红霸瞠目结舌。

     一个见缝插针雁过拔毛,石头都要炸出油,抓住一切机会制造利益,把煌帝国翻来覆去的利用了好几轮,皇帝都差点给弄到经济上发光发热发挥剩余价值,最后还要从煌帝国身上剥削一把利益,完美粉饰联盟形象的家伙竟然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好人!

     “不准露出这种表情,你们谁敢说我不是好人!”

     敢说她不是好人,分分钟黑化给你们看!

     #再也不能直视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