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蝉鸣阵阵的艳阳天,陈玉兰蹲在一家银行门前打电话借钱。背后是凉飕飕的银行冷气,身前是夏季炙烤的热气,冰火两重天。

     短短几分钟,她打了好几个电话,结果都是一样的。

     不借。

     老话说得好,患难见真情。她就知道,平日里那几个,其实都是表面上玩得好。这结果她不意外,但不可能不着急。

     房东来来回回催了好几遍,每次都扬言再拖欠房租就把她连人带行李地扔出去,她一边苦求一边挤眼泪,挨过这茬了转身就骂包租婆,小气鬼,冬天多用点热水,夏天多开会空调都不乐意。

     每到这时候,陈玉兰就觉得自己活生生一只冬天的蚂蚱,怎么都蹦跶不起来。包租婆说,房租已经降到最低,就这么点房租都交不齐,是得有多穷。这个月还看不见钱,直接收拾东西滚蛋。

     陈玉兰走了一圈,广场梯子上,公园躺椅上,路边上,睡着铺盖的比比皆是。她跺跺脚,赶走飞来飞去的苍蝇,火急火燎,汗珠子一颗接一颗地滚下。

     通讯录从头轮到尾,各个都说自己泥菩萨过江。陈玉兰把手机收起来,开始思考美玲的建议。

     夜总会陪酒,时间短,来钱快。运气好的睡一觉,数不过来的小费,胜过她一口气打好几份工。

     陈玉兰十分挣扎。

     眼前晃过车与人流,各个光鲜艳丽,衣着体面,好像偌大一世界,只有她陷入这么两难的抉择。陈玉兰目光定定地向前看,银行门前用白线框出的停车位里,停了一辆跑车进去,吱嘎一声,叫嚣一般。

     有钱人。

     车上下来的是郑卫明,从车屁股绕到副驾驶,开门,李英俊抬着一条腿跳出来,踉跄了几步。郑卫明手臂伸过去,笑得眼睛都没了:“哎哟喂,瞧你,就这身手还跟人干架呢,被人打成这副德行。也就爷爷我,一干三,不在话下。”

     李英俊抓到郑卫明手臂上说:“我都残疾了就别笑话我了,早晨下个楼梯都快疼死我,我后悔了,不该以卵击石。”

     “知道就好。也不想想,为了葛晓云那个女人值不值得,”李英俊沉下脸色,郑卫明立时止住话题,“得,还得是我,陪你跑腿找个能伺候你的。”

     两个人一个走一个跳从陈玉兰眼前过,等人影全没入门里,陈玉兰抬头一看,银行隔壁是家家政公司。

     过不了多久,郑卫明和李英俊又一走一跳地出来,“啧啧,你这要求,”郑卫明竖着大拇指,“是这个。太丑的不行,太老的不行,太土的不行……哎,你先等着,我去倒车,换下一家。”

     李英俊扶着银行门站着,后视镜里郑卫明继续说:“我怀疑你是不是按照葛晓云的标准在选阿姨,葛晓云这女人品格不行,长相倒是一等一的。你以前和她同床共枕习惯了,忽然换成黄脸婆,好像是难以接受啊?”

     “打住,”李英俊说,“你是存心来气我的吧?”

     郑卫明说:“行,我不提她。我不提她你也别想着她。”

     “我没想。”

     李英俊低着头看自己的腿,沾地就疼,废了一样,那伙人下手真狠,葛晓云一边看着拦都不拦一下,更狠。

     他金鸡独立地站着,脑海里思绪翻涌,忽然听郑卫明拔高音量:“怎么回事你?哎说你呢,手往哪儿摸呢?”

     李英俊回头一看,一抹瘦高的背影拔腿跑了,跑得真快,兔子一样,两条腿又细又长,包在牛仔裤里。

     郑卫明去追牛仔裤,郑卫明是运动健将,绕是他这样的人,也追了大老远才把牛仔裤追回来。

     “累死爷爷了!”郑卫明喘大气,拧着牛仔裤的细手腕回来,“你胆子够肥的啊,大白天的偷钱包?还以为没人发现呢?我镜子里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李英俊摸摸口袋,空的。“钱包呢?”

     郑卫明凶神恶煞地威胁:“问你!钱包呢?快交出来,小心我把你送公安局去!”

     陈玉兰猛挤眼睛,脸一抬,眼珠子乌亮,水洗过一样。李英俊无缘无故想起黑得发亮的紫葡萄,刚洗过的,沾着水珠的,诱人食欲的。

     “两位大哥,钱包在这,一分没少,你们点点。”

     郑卫明夺过钱包给李英俊,李英俊一点,“没少。”

     陈玉兰想溜。

     “哎!”郑卫明眼疾手快,又把人揪回来,“让你走了吗你就走?”

     陈玉兰说:“还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搞笑,偷人钱包还想跑,你这种人,就应该关起来好好教育!”郑卫明把人往车拽,“走,去公安局!”

     “我不去。”

     “由你决定吗去不去?这事听我的!——哟嘿,你还挺沉。”

     陈玉兰降下重心,铅球一样,反拽着郑卫明。很英勇地抵抗了一小会,眼见鞋擦着地,一点一点要被拖走,很识时务地回头搬救兵:“大哥我错了,你帮帮我吧!”

     李英俊指指自己的腿。

     陈玉兰又开始挤泪花,小脸蛋和声音都楚楚可怜,“大哥求你帮我说句好话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财迷心窍偷你钱包,要不是我快被房东赶出去露宿街头,我也不会手脚不干净!你大人大量,饶了我吧!”

     “卫明。”

     郑卫明停下来,李英俊很慢地,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站住了,问陈玉兰:“你为什么偷钱包?”

     陈玉兰抽抽嗒嗒,“为了交房租。”

     “很缺钱?”

     用力点头:“特别缺钱。”

     “缺钱也不能偷东西,这是不对的。看你还很年轻,是学生吗?”

     “差不多吧。”

     郑卫明插嘴:“什么叫差不多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陈玉兰斜了郑卫明一眼:“我正准备本科考试。”

     李英俊问:“自考本科?”

     “嗯,”陈玉兰点头,“要花好多钱,我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郑卫明哼了一声,“这和我们有关系吗?别聊七七八八的了,先去公安局再说。”

     陈玉兰一下子抓住李英俊手臂:“大哥,我要考大学的,我不能去公安局。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吧。你是好人。”

     郑卫明笑了:“什么意思?我就是坏人咯?”

     陈玉兰看着李英俊,眼泛泪花,“你是好人,你放过我吧。”

     李英俊看着陈玉兰一张雪白的小脸,眼睛湿亮湿亮。她说什么?他是好人?好人就该心软,好人就该承担别人犯错的后果?

     李英俊硬着心肠拂掉陈玉兰的手:“去公安局吧。”

     跑车快得要飞起来,窗外的一切也都飞起来。陈玉兰有点头晕眼花,斜眼看了看旁边那人,还是不知道刚才她说错什么了,眼见要放人,忽然又把她抓起来了。

     郑卫明看后视镜,陈玉兰坐他后面,李英俊坐他旁边的后面,因为腿伤,坐姿看起来不太舒服,他整个人的状态比来时更恹恹。

     郑卫明喊了李英俊一声:“你可得把她抓紧了,看她眼珠子转的,肯定在琢磨什么歪脑筋。”

     陈玉兰盯着前面人冒出座椅的头发顶,恨恨地想这人怎么这么烦。然后笑了笑,和旁边人套近乎:“大哥,我看你们刚才进了家政公司,是不是要找阿姨?”

     李英俊看了她一眼。

     郑卫明在前面说:“要啊,他腿不行,肯定要找个阿姨的。知道怎么回事不?被人打折了。知道怎么被人打折了?”

     李英俊打断:“郑卫明。”

     “怎么了,又不让我提了?好好好,我不提。”过了一会,郑卫明说,“我憋不住。他妈的心眼太坏了!”

     陈玉兰暗自思考,思考完毕了问:“需要什么样的?”

     “啊?”

     陈玉兰解释清楚:“太丑的不行,太老的不行,太土的不行。还有呢,还有别的条件没有?”

     郑卫明乐了:“当然有了,起码得把咱们英俊哥哥照顾得好好的吧?”

     陈玉兰去看李英俊的腿,说:“这个简单。”

     “怎么简单了?不简单!”郑卫明说,“别看咱们英俊哥哥温温柔柔好说话,其实身上毛病多着呢,又挑剔。选阿姨搞得选美一样,整个家政公司都瞧过来了,怎么着?一个没瞧上!”

     李英俊云淡风轻地反击:“我和你不一样,我对生活品质有一定要求。”

     郑卫明说:“你的要求一整个家政公司都满足不了。”

     李英俊说:“第一,月薪八千,工资够高,第二,我只在家吃一顿晚餐,活够轻松,第三,包吃住。我这样的条件,要求高点不过分。”

     “重点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李英俊支着腮看外面,声音淡淡的:“没事,我不急的。”

     “怎么不急了?”郑卫明回头看看他腿,“你自己都说了,你这腿受不了了。这么挑来挑去的,你到底在挑什么?”

     李英俊没吭声,郑卫明想问他是不是想挑个和葛晓云一样的,或者根本不想挑,只等着葛晓云回心转意?可是葛晓云哪会回心转意呢?

     郑卫明也不吭声了。

     跑车速度越来越快,眨眼就到了公安局。

     李英俊支着腮看外面,声音淡淡的:“没事,我不急的。”

     “怎么不急了?”郑卫明回头看看他腿,“你自己都说了,你这腿受不了了。这么挑来挑去的,你到底在挑什么?”

     李英俊支着腮看外面,声音淡淡的:“没事,我不急的。”

     “怎么不急了?”郑卫明回头看看他腿,“你自己都说了,你这腿受不了了。这么挑来挑去的,你到底在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