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标准太低
    谢英已然离开了天灵塔,但是由于他离开之前和唐小藏发生的一段小插曲,使得塔内的气氛非但没有就此冷下去,相反,变得是越发得热闹。

     塔内的弟子一个个七嘴八舌的,都在讨论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使得第一层瞬间跟个菜市场似的,变得嘈杂不已。还有几个记性比较好的已经认出了唐小藏的身份。毕竟,作为本届新弟子中的天赋最低者也是有一定知名度的。

     而唐小藏与吃瓜群众则是完全不同的一种画风。直到谢英已经离开了好久,他才从发呆之中脱离出来。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后,他又转身望着谢英离开的方向,安静地发呆了一小会儿。

     唐小藏的目中既有疑惑,也有惊讶,还有些明悟的感觉。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不应该啊,在这方面我可绝对是一个行家!”可要是真得如自己所想的那样,那问题就大发了!

     “那个谢英不简单啊!不简单!”

     不过,现在也不是追根寻底的时候,还是先开辟气海要紧。唐小藏甩了甩小脑袋,整理了一下思绪,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丢了出去。

     “心无旁骛!”唐小藏默默告诫自己。

     可是,现实不是他想安静就能安静地下来的。

     从自己的个人世界里走出来后,唐小藏才发现自己又一次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所有人都在看着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而且讨论的话题还都是和谢英有关的。

     唐小藏顿感无辜,心道:“我是真地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过来找我搭话,我自己还是一脸懵逼呢!我也想知道啊!”尤其是当听到有些人自己在脑海里脑补了一出他和谢英之间的恩怨情仇般的大戏时,唐小藏真是欲哭无泪。

     “唉,就当没听见!”唐小藏干脆就不去管了,继续找去上面几层的路。

     当事人不发声,又没有一点实据,其他人干讨论也讨论不出什么干货来。渐渐地,关于唐小藏和谢英的话题也慢慢地降下温来。大家继续各干各事,各说各话,而且看样子,所有人似乎都在期待地等待着什么。

     唐小藏总算是好过了一些,但是也还有零星的人在讨论,甚至有几个人还傻乎乎地跑过来问他,你和谢英是什么关系?有仇吗?唐小藏真想一口怼回去,但仔细想想还是算了。这种事情向来是越描越乱,多说一句就多错一点。谁知道他们会自己瞎理解成什么鬼东西!

     幸运的是,终于有人来解救唐小藏了。

     “安静!”一声大喝在塔内骤然响起。

     声音来自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明显是用上了自身的灵力,使得声音在第一层内久久回荡而不散。那个老头面相衰老,脸色布满了黑斑,但是精气神却很旺,隐隐透露而出的气息更说明他是一个高手。他穿着一身青色八卦服,朴实无华,但是却代表着一种极强的威权。因为,那是青牛观长老才配穿戴的服饰!

     “老夫王谋,是青牛观的长老!”

     所有人都被王长老的气势给震住了,乖巧地站着,等着老人家的训话。

     “你们都是这一届新招收的弟子,所以应该都还不认识我。但是,只要过了今天,你们就要认识我了。那么,见到我先要做什么?”王谋冷漠地道。

     大家先是都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有一些机灵的人高声喊道:“弟子见过长老!”话音未落,其他人也马上反映过来,一起跟着喊道。

     唐小藏也装腔作势地跟着喊了,不过,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那群弟子身上。因为,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里站着的所有人都是还没有开辟气海的新弟子。一个老弟子都看不到!

     王谋听着山呼海啸般的问候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不错!说明你们当中有些人已经看过门规了。其他还没有看过的,在这几天内也要把门规好好地读一读,背一背,记住了就不要再忘了。进了青牛观的大门,就要守青牛观的规矩。一旦违反了门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齐声回应。

     王谋点点头,道:“那好,接下来我们就说一说正事!我之所以来此,是为了你们开辟气海而来的。”

     “你们能来到这里,应该都是看到《引气诀》中的留言了。免费在天灵塔里开辟气海,是观里给你们所有新进弟子的一个福利。如果你们有心的话,想必也已经知道了天灵塔在青牛观中的重要性,以及你们日后如何才能进到里面来修行。”

     “你们现在所站的地方就是天灵塔的第一层,但是,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这个部分是暂时开辟出来,专供你们这些人开辟气海所用的。在其他的区域里,还有许多你们的师兄们正在刻苦修炼。第一层是如此,其他的层数也是如此。”

     “天灵塔有灵智,它有着一套自己的规矩,除了掌教之外谁都无法干涉。我就重点说说开辟气海的规矩。等一下,你们只要拿出自己的身份令牌,用一缕神念进入其中,然后默念‘气海’二字,就可以被塔灵感知到。它会自动地分析你的天赋,然后按照你的天赋水平将你挪移到相对应的层数。”

     “你们已经是第十批了。在你们之前已经相继出现了许多惊才绝艳之辈,所以也祝你们好运!还有再叮嘱一下,挪移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平静,千万不要反抗。”

     “好了,开始吧!”

     唐小藏听完了王谋的一席话,才明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合着自己之前都在做无用功呢!

     王谋说完后就挥一挥衣袖走了。剩下的人都纷纷取出了身份令牌。

     唐小藏也拿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正准备融入神念开始开辟气海。

     就在这时,他身旁的一个黑脸大汉看着他笑道:“兄弟,我说你一个杂役弟子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直接在这第一层就可以解决了。”

     “哈哈哈!”周围的几个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唐小藏记得他,之前想要议论谢英的外貌但却被朋友阻止了的就是他,还有刚刚非常八卦地来问自己和谢英之间的故事,被自己断然拒绝的也是他。

     唐小藏也懒得和这种人一般见识,直接在身份令牌内融入神念,然后身体光芒一闪,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速度太快,快到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看到他是如何消失的。

     黑脸大汉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看的是一愣一愣的。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喃喃道:“这天灵塔的标准也太低了点吧。一个杂役弟子都能上天了!”

     “那我得飞到哪里去啊?”

     说着,他迫不及待地将神念融入了令牌。然后,他的脑海里就想起了一道不含丝毫感情,冰冷机械的声音:“韩勇,第一层。”

     声音很快消散,韩勇的身体一动未动,立在原地,脸上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喂,韩勇!你怎么还不走啊?”一旁,韩勇的一个好友道。

     好友的声音提醒了韩勇,他并没有听错,他真的就只是第一层的水平。“那……那个小杂役算是怎么一回事?嗯?!”

     “韩勇,你怎么了?”那个好友看他脸色不好,又问道。

     韩勇呆呆地道:“没……没有什么。要没事,你先走吧。”

     “奇怪!”那个家伙吐槽了一下,然后就在令牌里融入自己的神念。但是,过了好一会儿,他的身体依然停留在原地,连一点移动的趋势都没有。

     他也跟之前韩勇一样,发呆了十几息的工夫,等到韩勇的目光向他投来,两人目光在空中相接之时,他们都读懂了各自目光中的含义。他们俩都遭遇到了同样尴尬的事情。

     于是乎,两人很有默契,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望向头顶那片无穷无尽的白色云雾,久久无言。